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项目 > 正文

两个最富有的卖水人之间的新战争。

简介两位卖水首富的新战事 10月9日报道(文/吕鑫燚) 2021年,私募圈迎来了两位中国首富。 7月,10岁以上的娃...

两位卖水首富的新战事

10月9日报道(文/吕鑫燚)

2021年,私募圈迎来了两位中国首富。

7月,10岁以上的娃哈哈创始人宗获得基金从业资格。就在外界贴上老人标签的时候,两个月后,他的老对手农夫山泉钟硕也高调做了私募。

身家860亿元的宗和身家4000亿元的钟蚌又坐在了同一张桌子上。这一次,他们不卖水,也不抢超市的冰柜。相反,他们指向私募,为他们的团队探索新疆。随着两位首富的同时进军,私募圈也迎来了“最贵”的圈内人。

据中国科学技术基金会官网显示,“冠子私募基金管理(杭州)有限公司”近日完成注册。本次定向增发由养生堂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实际控制人为目前中国首富钟蚌,67岁时净资产4000亿。不久前,75岁的娃哈哈创始人宗亲自出马。2021年7月取得基金资格,担任娃哈哈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为什么财富上最富有的两个人又要“针锋相对”?

截至今年8月底,私募管理规模为19.05万亿元,去年底私募总规模为16万亿元。管理规模不断加大,市场持续火热。随着私募基金规模的快速增长,大佬们开始加入市场。此时,进入私募不仅是两大首富之间的纷争,更是两大行业寡头企业之间的新领域竞争。

回顾过去,钟本和宗的人生有许多交集。宗后卿和钟蚌都来自浙江,他们在创业之初就有着深厚的交集。后来两人都以“卖水”起家,先后登上了中国首富之巅。现在他们在私募领域再次相遇。这个“会”会激起什么火花?

两位首富的交错人生

2020年,农夫山泉上市,钟蚌获得中国首富称号。宗后卿早在2010年也“坐过”这个位置。然而,两人的交集从未止于此,甚至可以追溯到1988年。

1988年,从《浙江日报》辞职后,钟蚌南下创业。当时,宗已经在抨击儿童口服液赛道,做了国内第一款儿童营养液,并打出“喝娃哈哈,吃起来就是香”的广告。由于市场缺口,娃哈哈口服液在上市后的三年时间里销售额超过1亿元,为娃哈哈集团未来的成长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钟蚌依靠朋友提供的资源介绍宗。在浙江与两位研究员会面后,他们达成了合作。宗后卿将娃哈哈口服液在海南和广西的代理权授予了钟蚌。

当时的海南是一个新兴的经济特区,发展蓬勃。娃哈哈公司也给予海南代理商较低的代理价格优惠。作为海南和广西最大的代理商,钟蚌看到了机会。他把海南较低的代理价格卖给了当时最畅销的广东市场,赚取了中间差价。

然而,好景不长。宗知道后,立即取消了钟的代理权。这时,宗没想到被辞退的经纪人会成为未来最大的竞争对手。

也正是这种做保健品销售代理的经历,让钟看到了保健品的商机。随即,钟蚌以商人敏锐的嗅觉创立了养生堂公司,专注于龟苓丸。当时娃哈哈口服液针对的是儿童,钟将用户指定为中年人,并宣传“养育之恩,不求回报,养生堂龟鳖丸”。

就在钟蚌在保健品行业如火如荼的时候,宗却离开了这个行业,在1992年创办了AD钙奶和矿泉水。

随后,钟蚌暂时离开保健品,成立养生堂饮用水公司。但此时,娃哈哈通过纯净水在饮用水市场获得了一席之地。1996年,农夫山泉用矿泉水代替饮用水上市,打出了一则至今仍深入人心的广告。“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p

当是矿泉水平台的时候,钟蚌在发布会上公开表示,长期喝纯净水对身体不好。此事一出,钟蚌和宗再次发生冲突,娃哈哈联合其他60多家公司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养生堂。然而,钟蚌现在是一个成熟的商人,他不再只是一个代理人。他转而以“恶意攻击竞争对手”为由将娃哈哈告上法庭。

此事以农夫山泉败诉而告终。然而,官司输了的钟蚌赢得了市场,更好的矿泉水概念已经深入人心。

然而,两者之间的业务交集并不总是一个争议。2009年,农夫山泉深陷“霜门”事件,老对手宗放下过去的猜疑,主动站出来声援,最终以工商认错告终。十几年后,农夫山泉和娃哈哈各显神通,扎根市场,宗、钟蚌先后成为中国首富。

投资领域的探索路

75岁的宗通过了资格认证,获得了基金资格证书,属于个人投资。然而,在此个人离职之前,娃哈哈已经在风险投资领域颇有建树。

两个最富有的卖水人之间的新战争。-第1张

做出成绩。通过宗之前的投资风格,也可以推断出未来进入私募的风格。2010年创业板推出时,风投也随之而来。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宗辞去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一职,转向投资。同年11月,娃哈哈创投诞生,由娃哈哈鸿震投资有限公司和石友珍共同出资成立。其中,前者为宗100%所有,后者为宗之妻。在成立之际,宗公开表示要发扬先富后富的精神。

娃哈哈创投成立后,出来就是LP。

31622701926784107.jpg">

现。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娃哈哈多次出手创投机构,并成为高瓴、丰川等资本的LP。成立十余年,公开对外投资案例6次,主要集中在杭州、湖北等地。

除娃哈哈创投外,宗庆后100%持股的宏振投资则显现出“跨界”的趋势。

通过宏振投资的股权穿透可见,宏振投资目前是浙江红土创业投资的第四大股东,宗庆后本人担任浙江红土的副董事长。此家投资机构偏爱人工智能、半导体等科技赛道,投资过深迪半导体、爱侣健康等项目。

相比老对手宗庆后的频频投资,钟晱晱在投资方面动作并不多。

提起钟晱晱的投资案例,始终无法绕开万泰生物。钟晱晱的眼光十分独到,2001年万泰生物运营出现状况,他通过1710万元掌控了万泰生物95%的股份。这家医药公司凭借生产体外诊断试剂和疫苗赚的盆满钵满。

万泰生物推出了我国首款自主研发的HPV疫苗,这类疫苗本身就供不应求,大量接种疫苗的女性甚至要排号等待进口疫苗一年之久。万泰生物推出的国产疫苗不仅加大了市场的供应量,其售价也远远低于进口疫苗。除此之外,疫情前期新冠测试剂紧缺,万泰生物迅速推出三款试剂盒解决市场局面,并被世界卫生组织列入应急使用清单。

去年四月万泰生物上市后,一路斩获26个涨停板,最高时市值超1400亿。万泰生物在资本市场的绝佳表现也成为钟晱晱的最好助力之一。

直接把握万泰生物95%股权,从这一点可以看出钟晱晱在投资领域的激进和绝对的自信,除投资万泰生物外,钟晱晱通过养生堂公司为主体前后投资过几家医药领域的项目,但也没能再出现第二个万泰生物。

高调进军私募意为何?

花甲、古稀之年且实现财富自由的两位,在此时做私募的原因是什么?

宗庆后是一名凡事都亲力亲为的人,此次做私募宗庆后也是亲自下场。但他亲自下场的背后则是娃哈哈的焦虑。

不够年轻化,是娃哈哈最大的焦虑。宗庆后也曾表示也许00后不认识娃哈哈这个品牌。娃哈哈虽然仍是市面上强有力的饮品品牌,但它已经落后太多了。首先是布局电商较晚,起初做实业起家的宗庆后并不相信电商,给了其他品牌销量增加的机会,娃哈哈的业绩自然不再保持良好的增长。这一点从每年的民企500强排行榜就能看出,目前年营收在400亿元上下的娃哈哈虽仍在榜单中,但远不及电商发展前2013年的近800亿年营收。

宗庆后后知后觉,去年才开始大力发展电商。

然而此时的新消费市场风向已变,元气森林拔得头筹,其他饮品品牌开始做起来气泡水。随后娃哈哈开始了产品革

两个最富有的卖水人之间的新战争。-第2张

新,做起了气泡水和无糖概念。并在线下开启了娃哈哈奶茶店,但社交平台上对娃哈哈奶茶店的评价并不高,大多数消费者打卡的原因只是奔着AD钙奶的童年情怀。

从实业起家的宗庆后,此次进军私募并不是开始“玩虚”的。通过娃哈哈创投来看,宗庆后和娃哈哈偏爱技术领域。技术也是目前经济发展的基石,宗庆后凭借一己之力打造的娃哈哈集团,也在不断向技术产业转型,曾多次升级工厂和用技术赋能供应链。或许投资技术可以助娃哈哈再造一个“娃哈哈。”

但此前娃哈哈创投更多是以LP的身份出现,宗庆后亲自下场后,可能会从LP发展为VC,从间接持有到直接持股,彻底发挥他表示的先富带动后富精神。

另一面的钟晱晱,也亲自挂帅并邀请了金融大咖助阵,成立了关子私募。

从实际控制人为钟晱晱的关子私募基金管理(杭州)有限公司来看,其注册资本为3000万人民币。该公司的总经理为陈镔,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陈镔有超20年的金融从业经验,曾先后就职于南方证券、中金公司等机构。并在2004年成为中金资本运营有限公司的董事总经理,一直到今年2月,陈镔才离开中金。

一个月后,陈镔成为了养生堂有限公司股权投资部总经理,也是关子私募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

通过关子私募基金的大股东为养生堂有限公司来看,养生堂作为钟晱晱第一次创业的公司主体,公司主打保健品并且公司主体保留至今,再结合过往的几次医药投资,不难推断出钟晱晱更偏向医药领域,关子私募也可能继续布局这个赛道。

然而通过钟晱晱的投资风格来看,钟晱晱的眼光独到和激进加上陈镔的行业经验,二人联手可能会“大手笔”的赋能被投企业。

通过自身产业分析,两家均属于传统企业,具有长线回报周期的属性。另一方面,农夫山泉和娃哈哈已经涉足多个领域,在羽翼渐丰时布局金融领域只是一件顺势而为的事情。两位首富也并没有受困于年龄,仍选择亲自出征开拓新疆土,在他们身上诠释了创业者不服输、敢折腾、勇于拼搏、永远在路上的精神。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