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项目 > 正文

FF短的时候,贾跃亭造车的梦想为什么还在继续?

简介FF被做空,贾跃亭的造车梦何以为继? 承载贾跃亭“翻身”梦想的法拉第未来(“FF” 被做空封杀。 当地时间10月...

FF被做空,贾跃亭的造车梦何以为继?

承载贾跃亭“翻身”梦想的法拉第未来(“FF”)被做空封杀。

当地时间10月7日,美国卖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发布了一份长达28页的关于FF的报告,从产能、资本运营表现、R&D投资等方面对FF表示怀疑,认为“FF连一辆车都卖不出去”。

忙着在中国建厂、吸引投资、招聘高管的FF显然无法接受这样的质疑。

10月8日,贾跃亭回应卖空报告,称吃顿热饭是无稽之谈。FF相关人士还告诉凤凰网科技,他们有信心在2022年7月按时高质量交付FF91。

乘着电动车的东风,贾跃亭造车的故事还不知道会持续多久。但不可否认的是,除了FF91的计划生产和交付,贾跃亭和FF已经无路可退了。

造车梦被阻击,贾跃亭称是冷饭热炒

“从美国投资者那里筹集资金,然后把钱倒进其创始人、中国最著名的证券欺诈者贾跃亭创造的债务黑洞,这只是一个水桶。”卖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在FF公司的卖空报告中表示,经过实地考察、对公司财务数据和各种能力的分析,以及上市后对资本运作的一系列研究,他们认为FF连一辆车都卖不出去。

据J Research报道,2021年9月20日,FF公司发布报告称,其在制造方面取得了进展,但其前工程主管并不认为该公司的电动汽车已经做好生产准备。

报道还指出,8月和9月,该公司曾三次视察FF在加州的汉福德工厂,均未发现任何进展。公司相关负责人也表示,还有工程问题需要解决。但早些时候,FF承诺在7个月内重启工厂,大规模生产电动汽车。

遭遇卖空后,贾跃亭本人回应称,卖空报告是热炒,纯属无稽之谈。

同时,FF对此表示失望,并谴责该机构不负责任的行为。“报告内容严重失实,充斥大量误导性信息,缺乏逻辑,没有事实依据”。

FF相关人士告诉凤凰网科技,公司自7月22日登陆纳斯达克以来,在产品实力提升、产品测试、供应链、制造、销售、业务拓展、顶尖人才招聘等六大领域取得重大进展。一切都在按计划高效推进,有信心FF91在2022年7月准时高质量交付。

在9月19日的“未来派创作节”上,FF中国CEO陈雪峰也表示,目前FF91在国内已收到400多份订单,全球限量版FF91未来派联盟版已售罄300套。“FF91的目标是迈巴赫和奔驰S级,销售目标是在塔尖实现细分市场第一。”

一方面,卖空机构强烈质疑并不看好贾跃亭及其FF;另一方面,FF对外宣传其开始建厂的消息,并频繁吸引中国和美国市场的投资。但在FF91首款量产车交付之前,贾跃亭和FF将无法再通过画饼满足市场和投资者对FF91的期待。

造车梦招募多位高管,FF中国能否成功“重启”

当地时间7点。

FF短的时候,贾跃亭造车的梦想为什么还在继续?-第1张

2月22日,FF以股票代码“FFIE”通过特殊目的收购公司进入纳斯达克市场。虽然这次募集的资金近10亿美元,但对于负债总额接近6亿美元的FF来说,这笔融资只是杯水车薪,更不用说后续的新产品研发、量产和交付。不过,贾跃亭对此相当有信心。在发布会上,他指出FF的首要目标是按时高质量交付FF91 Futurist,颠覆传统超豪华汽车品牌。“随着后续车型的推出,FF将成为主流高价值用户市场的龙头企业之一。”

一个月后,FF发布大规模招聘公告,从全球范围内招聘包括制造、工程、供应链、设计、营销、品牌、销售等领域的关键人才,并表示“新的招聘将帮助其朝着2022年交付FF 91的目标迈进。”最重要的是,FF还将为中国业务招聘关键岗位,为FF产品在中国市场的交付做准备。

早在2021年3月17日,FF就等来了其在华CEO陈雪峰,被业内称为“最年轻的中国合资汽车公司掌门人”。他是奇瑞捷豹路虎的执行副总裁,拥有近20年的经验,

FF短的时候,贾跃亭造车的梦想为什么还在继续?-第2张

他曾在长安福特、长安马自达等汽车公司工作。加入FF后,陈雪峰将负责FF中国所有相关业务,包括相关项目落地、生产规划、本地化产品开发和用户生态建设,并向FF全球CEO毕福康汇报。半年后,在未来派音乐节上首次亮相的陈雪峰表示,虽然整个电动车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但现在谈FF的成败还为时过早。“一定是开始得早,但可能没赶上晚一集。”

陈雪峰坦言,电动汽车的核心战场一定在中国,尤其是智能网联技术的推广和应用,以及未来的中国。

市场也将贡献FF产品销量的近70%。“我们看到奥迪、保时捷、奔驰等高端豪华品牌都在迅速转型,FF在品牌打造上要找到一个怎样的路径,是我们要想明白的。”

在中国区,除陈雪峰外,9月初曾先后任职于长安福特马自达、奇瑞捷豹路虎及福特汽车(中国)的刘玉超成为FF新任中国

FF短的时候,贾跃亭造车的梦想为什么还在继续?-第3张

供应链高级副总裁,向FF中国CEO陈雪峰及全球供应链负责人Benedikt Hartmann汇报;曾任乐视北美总裁、华为欧洲国家区负责人的叶青,目前则负责FF亚洲和中国区域的商务拓展和资本相关工作;曾任百度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和百度云业务董事长的刘辉,目前也是FF董事会成员之一,负责人力资源方面业务。

随着中国区域的“集结”成功,FF表示将提速FF91登陆中国市场的计划。据其披露的文件显示,FF计划在上市后的12个月内,将FF91系列投放到市场,到2025年,FF的B2C乘用车规划还将包括FF81系列和FF71系列。

即便如此,在做空机构此前的报告中,也曾指出根据FF公司自身披露文件,到2024年公司将需要额外14亿美元现金来实现自身财务目标,在大规模筹资及债转股后,可能会导致投资者持有股权被进一步稀释,该机构也质疑是否还会有人愿意给该公司继续放贷。

等待FF的是新转机?还是下一个深渊?

自乐视被爆资金链断裂后,贾跃亭深陷债务危机无法自拔。直到现在,据企查查APP显示,FF公司旗下的乐视汽车(北京)有限公司、法法汽车(中国)有限公司、乐视汽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仍在失信被执行人、被限制高消费一栏中。

尽管公开信息中没有贾跃亭总债务的精确数据,但在2020年5月,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正式进入生效流程、债权人信托开始运营,FF公司融资的最大障碍得以解除后,据相关人士分析表示,只有当FF市值达到300亿美元左右时,贾跃亭或许才能还清相关债权人的债务。

截至10月8日盘前,FF股价为8.40美元/股,与其上市当日最高点的19.79美元/股相比,已跌去近60%,市值仅为27.25亿美元,不足300亿美元的十分之一。而此时的蔚来、理想、小鹏等后来者们已经相继完成了上市、量产等计划,并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大显身手。

除此之外,威马、岚图等第二梯队的新能源汽车企业也紧随其后。10月5日,威马获得3亿美元的D1轮融资,D2轮5亿美元的融资也在签订中,据悉在上市前,威马汽车的融资总额已接近330亿元人民币,是中国造车新势力中资本运作表现最强势的公司。

市场、资本、玩家们都纷纷给FF释放了一个信号:再不抓紧量产,便将很难获得最后的那张入场券。

为了给市场充足的信心,9月中下旬,陈雪峰公布了FF91量产交付最新进展以及渠道销售策略,“尤其是在与吉利控股的合作上,双方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双方技术团队正在紧密对接,进行平台技术的验收及开发准备。”

而对于业内关心的与珠海地方政府的合作,陈雪峰表示,FF珠海就是注册在横琴岛上的公司,但政府层面相关流程标准还在制定,双方合作还在沟通。

“估计今年就会知道FF总部的落户地点。”有业内人士表示,FF中国正在与包括珠海在内的多个地方政府进行商谈,目标省市已有5-6个,FF正在加速寻找中国总部的落户城市。

针对线下渠道的建设,FF则采取来线上线下融合的O2O直销模式,在线平台、FF自有门店、合作伙伴自有门店和展厅,形成轻资产的销售网络,并将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地进行FF/FF Par生态旗舰店选址。

看起来一切都在FF的计划之中,但做空机构的报告显示,“8年间,FF公司未能交付一辆汽车并再次表示‘明年交付’,其违背了在美国及中国五个地方建厂的承诺,对于第六个工厂建设也一再推迟。”

尽管贾跃亭表示做空报告是无稽之谈,可随着交付时间节点的临近,究竟是FF在“裸泳狂欢”,还是做空机构在“博人眼球”,一切都将盖棺定论。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