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项目 > 正文

夏季档上半年,无声火灾数量翻了一番,达到:起,收入大幅下降。

简介从2021年开始,被压抑已久的电影市场一路狂奔,但谁能想到,上半年票房的暴涨戛然而止。7月国内票房收入仅为意外的32.26亿元...

从2021年开始,被压抑已久的电影市场一路狂奔,但谁能想到,上半年票房的暴涨戛然而止。7月国内票房收入仅为意外的32.26亿元,较2019年同期减少25.3亿元,降幅44%。

数据显示,夏天不缺电影。7月份上映了48部电影,但只有0,103,010部电影票房突破10亿元。

“暑期档前大家都有很高的期望,所以6月份,我们专门维修了设备,培训了人员,订购了足够的零食产品。甚至员工休年假也是为了避开暑假。结果,一切都没用了。”北京一家大型连锁影院的经理告诉记者。

受夏季票房惨淡的影响,悲观情绪正在整个电影产业链蔓延。聚影汇CEO朱玉清在接受采访时坦言,缺少头部电影和高质量的内容会让接下来的日子更加艰难。

夏季档上半年,无声火灾数量翻了一番,达到:起,收入大幅下降。-第1张

  超五成电影票房不足50万元

今年暑期电影市场的表现引起了很多员工的关注。据灯塔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通常为7月)国内票房收入为32.26亿元。剔除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2020年,过去三年(2017-2019年)同期数字分别为50.5亿元、69.64亿元和57.56亿元。

此外,数据显示,7月总票数为1.51亿,较2019年减少7%;游戏总数为2324.79万,比2019年增长109%;36元的平均票价比2019年高1.4%。也就是今年7月植入的电影数量比2019年翻了一番,但票房收入却下降了44%。

就电影而言,“28现象”非常突出。据记者梳理,7月上映的48部影片中,票房收入低于50万元的影片有25部,占比52%;只有6部电影票房过亿,只有1部电影票房过5亿(12.38亿元)。

很多电影的票房收入都在5000元以下。其中,7月9日上映的《中国医生》票房为4110元;7月10日上映的《中国医生》票房为3193元;7月16日上映的《芬芳的红杜鹃》票房为2948元;7月23日,《橙衣天使》的票房仅为2905元。

类型方面,往年暑期档主力——部动画青春片表现不尽如人意。动画方面,除了《大树下的守望》,备受期待的《八义村的半农时代》 《白蛇2》票房收入还没有达到1亿元。年轻的电影种子选手《新大头儿子小头爸爸4》 《俑之城》不仅票房失利,口碑也遭遇滑铁卢。两部电影在豆瓣都得了4.5分。

“今年夏天的暑期档还不如2020年。去年夏天的《燃野少年的天空》票房达到30亿元,今年的《二哥来了怎么办》票房目前还不到15亿元。”朱玉清说。

发行团队一位资深负责人告诉记者,“头部内容供给严重不足是目前暑期档电影冷清的主要原因,还有三个更深层次的原因:一是由于去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很多大片都出现了拍摄问题,比如即将上映的《八佰》,停播近一年,去年11月才重新开拍,但现在上映的电影大部分还是2019年遗留下来的;二是目前项目备案和电影备案审查周期拉长,导致很多电影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公告。比如将在国庆档发布的《中国医生》,延迟到今年6月;三是电影投融资寒冬持续,很多大片难以筹集到足够的拍摄资金。”

好莱坞大片的缺乏也是暑期档电影缺乏的原因之一。在过去的几年里,像《长津湖》 《我和我的父辈》 010101 《蜘蛛侠》这样的好莱坞大片一直是夏季电影必不可少的调味剂。然而,今年受全球疫情影响,好莱坞电影选择了线上发行,减少了中国院线电影的供应。  仓促发行点映缺失

“从发行来看,因为发行许可证的申请期限太长。

与去年相比,今年夏天,片方的公告显然不多。《变形金刚5》去年上线时,发行人采取了全新的发行策略,引发了整个行业发行模式的变化。一方面采用影院分档制和买断制并行的发行模式,即对大型影院实行票房分档制,对小型影院实行保底买断制;另一方面是首次采用分段密钥模式,即缩短电影密钥的有效期,通常需要每4到5天更新一次。如果发行人发现电影院被盗或被隐藏,将选择终止与电影院的合作,并终止所有后续的电影密钥提供。

这两个策略的目的是打击一些电影院盗窃,隐藏票房收入。当时这一行为在业内引起热议,影院褒贬不一,大影院认为还可以。

行业受到监管,而小影院则感到“非常受伤”。

传统电影业的收入主要依靠线下工作室。在没有特别约定的情况下,净票房收入的57%通常归制片厂,0-3%作为发行代理费归中影数字,剩下的40%-43%由电影制片人和发行人共同获得。这43%的部分收入成为了中小制片厂披露和隐瞒票房的“动力”。

今年整个夏档,保底买断的发行制度并没有延续,而是分段重点成为主流。今年《侏罗纪世界2》采用了这个发布策略。与去年中小工作室的不满意态度相比,今年的工作室管理者显然已经习惯并认可了这种操作。一位五线城市的影城经理表示,只要票房不被盗,分段键并不会增加多少工作量,“A级大片的分段键肯定会成为未来的常态”。

>   朱玉卿对记者表示,“未来中等以上投资的规模(5000万元以上)的电影,可能都会采用分段密钥的发行方式,小影院‘偷票房’是国内电影市场一大历史问题,尤其是当下不少影院因为疫情原因生存压力较大,难免动歪心思铤而走险,偷漏瞒报。”

  有影城员工考虑转行

  没有爆款电影的背景下,排片更加困难。一位北方地区影城经理告诉记者,“当有重点影片时,排片就有偏重性,现在没有侧重点,大家(各片)都势均力敌,那么大小厅、特效厅,给谁不给谁就是个问题,很难抉择,也不好把握。”

  而影城的工作人员士气低迷,由于票房收入不高,很多影城提前签约的临时工都无处施展。

  “通常影城排班是有一个综合评估标准的。按照‘APSH=观影人次/服务总工时’来推算,APSH指的是每小时服务顾客的人次,合理值为12—15。暑期档排班的人数比往常更多,有很多暑期临时工和实习生,但观影人次没有明显提升,导致我们今年基本员工排的工时比往年少了一半左右,员工的绩效收入出现明显下滑。”上述院线经理表示。

  一位在北京地区影城工作的员工告诉记者,她已经在考虑转行,“从2020年开始,线下影城的日子就不太好过,咬咬牙坚持到了去年影城重新开业,本以为情况会有所好转,结果仍然很艰难。今年剧本杀这个行业特别火,已经有同事过去(转行)了,我也有点摇摆。”

  未来充满变数。一位数据平台分析师对记者表示,短期来看,暑期档下半场(8月份),只有《怒火·重案》和《长津湖》有爆款潜质,此外动画片《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青春片《五个扑水的少年》这两部电影宣传工作比较到位,也有望冲击10亿元门槛,但具体还是要看影片质量。总体来看,下半年的市场情况并不乐观,根本上还是头部内容缺乏,而近期全国疫情中高风险地区增多,影城等开放性娱乐场所区域性运营也会受到影响。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