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项目 > 正文

电子商务如何成为“时代弃儿”?

简介今年6月底,每日新鲜和丁咚杂货购物相继进入资本市场。近一个月,他们先后进入——低市值、低交易量、低舆论三个低位状态,其中以每日...

今年6月底,每日新鲜和丁咚杂货购物相继进入资本市场。近一个月,他们先后进入——低市值、低交易量、低舆论三个低位状态,其中以每日新鲜最为明显。

截至2021年7月26日,优鲜日市值为13.2亿美元,收盘价日市值为5.6美元,较13美元的IPO价格低57%。近十个交易日,换手率从未超过1%,最低为0.11%(市值超过10亿美元,成交额不足200万美元)。百度指数搜索“天天优秀”,IPO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快速下滑。

为什么曾经风靡一时的保鲜电商业务在短时间内几乎被市场遗忘?  01、一场无法自圆其说的零和博弈

种什么就种什么,种什么就收获什么。播风的人只会收获风暴。

商业上,“XX电商”的模式似乎一直都在被市场验证,从最早的B2B到B2C再到M2C,从传统的图片展示到现在的直播和短视频讲解,从书籍、服饰、3C、小饰品到家电、汽车、互联网权益产品。似乎只要交易行为存在,“电商”就能以“最可取的方式和最舒服的态度”介入。

早期电商宣称的经济效应主要是“便宜”,通过压缩商品流通来降低终端产品价格,以及快递等基础设施形成带来的规模效应。

但是,至少在现阶段,电商的上述优势仍然难以渗透到生鲜领域。主要原因是农产品非标属性(5.600、0.13、2.38%)和商品流通的自然损耗特性,使得无法远距离运输,导致很多生鲜食品从生产端到端的价格弹性非常小,也就是价格不会便宜。

生鲜电商的主要品类是人们的“一日三餐”,以蔬菜、肉类、水果为主要即时消费(以蔬菜为核心),细分市场每天固定。如果没有明显的差异化,行业竞争对手(商贩、超市、生鲜电商)基本处于零和博弈,很难通过数量形成规模效应。

看“生鲜电商”的价值取向,还是它的价值在于帮助一些人解决购买食材的便利性问题;要么保证食材质量;或者做供应链降低配料的终端价格。

但基于以上,目前生鲜电商的商业价值可能只在于便利性。对于一二线城市的人,工薪阶层的人和家庭(就像一个三四口之家,孩子在学龄),这个群体的规模就不先讨论了,但是为了这个群体的便利付出的代价是——损失,损失还是损失!

在保鲜电商没有迭代商业逻辑的情况下,用通常的平台流量思路来运营保鲜行业,其实是非常困难的,这可以从农产品  02、生鲜电商模式并没有提升产业效率生产流通的简单逻辑推演来解释

菜农生产完成后,将农产品转移到产地当地的农民或批发商手中,再通过分销商送到各大城市的批发商手中,再分配给二级批发商,最后卖给商贩进行终端销售。在正常物流条件下,农产品在中国的整体损耗率在20%到30%之间。

那么生鲜电商的介入能否降低上述损失率呢?不能。

与损失率直接相关的因素是作物流通距离。即使生鲜电商可以直接联系批发商在产地进货,损失也要按照物流的原时间距离计提。到达目的城市后,至少要有两级分拣(城市入库和预入库),仍会伴随亏损。

所以生鲜电商的商品成本本质上不会比卖家好。就销售成本而言,丁咚日常生鲜和杂货购物的运营成本分别约为90%和80%。

此外,丁咚日常生鲜食品和杂货采购(即前线配送)的绩效成本。

总结起来,传统生鲜食品销售有五个参与者:“农业场所-经销商-分销商-超市/摊主-消费者”,而生鲜食品电子商务

以现在的商业尿检,前期不亏点钱的商业模式,太尴尬了,画不出大蛋糕。“搭建平台、烧钱放水、培养用户习惯、触发规模效应、降低采购成本、提高销售价格、收取铸币税”的商业逻辑看似生动,实则只是暗恋“水中之花”。

生鲜市场已经被实践证明,并不是所有的交易行为“电商”平台模式都能插上一杠子,原因如下:

1.增加生鲜市场规模的主要逻辑是与通胀挂钩。剔除通胀因素,这个市场就像一个平静的湖,规模大体不变。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