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项目 > 正文

高燕丁辉把票投给了这个理工科的人。

简介高瓴鼎晖,都投了这一位理工男 万亿级零担物流,这条不起眼的赛道正在冲出一匹黑马。 一张青岛到长沙的票,不经过武汉...

高瓴鼎晖,都投了这一位理工男

万亿级零担物流,这条不起眼的赛道正在冲出一匹黑马。

一张青岛到长沙的票,不经过武汉可以增加一天的时间限制吗?快递公司的短驳运力能否与专线物流的直达干线运力相结合?在每票货物的运输过程中,在成本和时效性方面有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一家成立于2016年的创业公司,——乐卡车联盟,正试图将车主、全网快递公司、专线联系起来,解决上述问题。在这匹黑马的背后,舵手是一位名叫——丛文的连续创业者。这位山东理工的人,无论是成功创业两次,还是进入多个知名岗位,在过去的20年里,一直在与智能交通打交道。

乐卡车联盟成立5年来,已完成5轮融资,背后聚集了——光源创投、先锋长青、美华创投、德邦快递、云久资本、高淳、CDH投资等一批知名VC/PE机构。与此同时,乐卡车联盟也打造了庞大的合作地图,包括德邦快递、极兔快递、ZTO快递、顺丰快递等快递巨头。

回顾多年的创业历程,文聪坦言,最大的成就是获得了一个。

高燕丁辉把票投给了这个理工科的人。-第1张

能打硬仗的团队:去物流一线,开叉车,搬货。“如果只靠书本上的知识,根本做不了物流。”

一条近5万亿的隐秘赛道

诞生一只独角兽

这是一条怎样的赛道?

所谓零担物流,是指当一批货物的重量或体积小于一辆卡车时,可以与几批甚至几百批货物作为一辆整车一起运输。对应的产品主要有小票零担(30-500公斤)和大票零担(500-3000公斤)。

背后的市场空间不容小觑。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0年,中国道路运输整体市场规模将从3.81万亿增长至4.75万亿,而知名车辆市场实际上大多是由零担拼凑而成。

目前零担物流主要分为两种运营模式,即专线型和传统网络型零担。其中,特殊线型。

高燕丁辉把票投给了这个理工科的人。-第2张

零担主要面向中小企业和“夫妻店”,具有固定成本低、点对点运输效率高的优势,但专用网络极其分散,标准化、信息化水平不高。传统网络零担虽然建成了一定规模的运力网络,但线路运营效率低、运力持有成本高是不容忽视的痛点。以快递巨头为例。如果货物从北京运输到乌鲁木齐,必须经过天津和Xi。因为在这些快递公司的自营系统中,每天的收货是高度不确定的,转账是最高效的方式,但恰恰是转账造成了几大成本浪费:

第一,公交将北京到乌鲁木齐的直线距离拉长数百公里,这也意味着燃油成本和司机的人工成本会上升;二是货物到达中转地后,需要等待其他交货地的货物一起装车,运输时间也会增加;第三,每次额外的转运都不可避免地涉及货物的重新装卸。除了人工装卸成本大幅增加外,场地周转效率也会降低,货物的损坏也会增加,导致理赔风险增加。

卡车协会正在做的是减少中转环节,把这些中转干线变成直达路线,实现点对点直达。

具体来说,乐卡车联盟将首先与上游全网快递公司进行调研,对比上游路线时效性与专线时效性,筛选出需要优化的路线。然后根据本地专线运营数据,制定路由优化方案,发送给上游确认。

随后,乐卡车联盟将通过IT对接,根据上游实时货运量,选择合适的专线精准预留拼车位置,并通过北斗定位等手段进行时间敏感的监测预警。乐卡车联盟基于庞大的交易数据,通过算法调度得到最优解,包括如何结合t

干线拉直后,大宗货物和零担货物的运输效果明显提高。以北京-乌鲁木齐线为例,过去上游快递公司所需时间为6天,仅运输成本为330元/平方。与乐卡车联合运营后,工期仅4天,运输成本降至260元/平方。

根据中国300多个地级市的粗略计算,仅地级市之间的直发线路就多达10万条。按照“28号逻辑”,库存至少有2万行。在乐卡车联盟的思想中,通过不断地拆分线路,将三个中转变为两个,两个中转变为一个,从而扩大了网线密度。

卡车联盟打造的这款车型有什么价值?对于整个网络公司来说,已经从多站点中转变为点对点直接接入,保证了时效性的提升,降低了运营成本,提高了产品竞争力;对于专线公司来说,不仅可以稳定货物量的增加,促进收入,还可以大大提高信息化和标准化水平。

截至目前,乐卡车联盟已覆盖6000多条线路,月交付量超过1000条线路,月交付量超过100万立方米。不仅如此,乐卡车联盟还打造了庞大的合作版图,拥有数千家货主,包括德邦快递、ZTO快递、顺丰快递等快递巨头。

理工学霸第三次创业

改造一个传统行业,年收超10亿

卡车协会背后的舵手是一位持续创业的理工科硕士。

文聪出生在山东威海的一个教师家庭,从小接触电脑,开始学习编程。200

3年,他进入航天系统工作后接触到商用车的GPS、GIS 应用,随后开始尝试创业,在2007年和2009年先后创立过两家公司。在此期间,丛纹弨先后参与了北京、广州、重庆、大连等地公交车线网优化、出租车调度系统的开发建设。此后,他又加入乐视、中交兴路,所负责的依然是智能交通物流领域。

2016 年5 月,丛纹弨与6 名老同事一起创立了乐卡车联。起初,乐卡车联选择的是从商用车智能车载硬件切入。彼时,在丛纹弨与团队来看,物流是要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因此他们想将硬件和软件打通,让信息更直接触达司机。

但经过一段时间摸索之后,乐卡车联创始团队发现物流的本质不是信息不对称,而是履约问题。为此,乐卡车联在2017年年初毅然转型,开始从全网型零担公司入手。

众所周知,传统物流企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头部企业员工数量动辄超过10 万人,但乐卡车联的员工仅300多人,早期7位联合创始人中有6人都是研发出身。“我们本质上做的还是调度,通过调度寻找运输最优解。”

丛纹弨认为,乐卡车联的核心壁垒即为调度算法。物流车辆调度是一个标准的NP问题,每一个物流订单,都涉及到提货、包装、干线、派送至少四个大的环节,还有车型、装载、配载、路由等数十个多项式,其复杂度可想而之。

但多年的从业经历,让乐卡车联团队能够对调度算法进行创新改造。在整个物流运输作业过程中,两端的提派以物流为基础模型、干线运输则以车流和集覆盖模型的组合方式建模,综合节约启发式和遗传算法,合理安排路线、配载。目前看来,乐卡车联的这套模式成效初显。在长途干线上的算法匹配,可以减少快运公司至少一次转运,提高一天时效,减低20%的运输成本。

正是基于出色的算法调度,乐卡车联在做到全年收入超10亿元后,也并未停下探索的脚步。据了解,乐卡车联团队正在开辟直客业务,在原有线路较成熟区域之外,覆盖制造业和零售业发达地区,目标客户则是这两大产业中的中小微企业。

直客业务所针对的痛点同样显而易见。中小微企业一般运送的货物都较重,且对成本较为敏感,不是快运公司的目标客户;但企业自身去寻找专线运力,又势必会产生高昂的管理成本,只能委托信息部承运。传统信息部由于规模化的能力有限,服务的客户较少,因此提货服务不标准,多货则提,少货则弃,干线价格也不稳定,没有IT能力不能提供可视运输,理赔扯皮等问题显著。

而乐卡车联则通过已形成的稳定全国网络和低成本履约能力,替代信息部,向中小微企业提供标准化运输服务。直客业务的发展,代表着乐卡车联零担网络的基本形成。原信息部单车一般只提一个客户的货,市场上的同城货运也以单车单客户为标准在运营,随着客户密度加大,乐卡车联通过算法合单,优化提货效率,根据专线货源情况进行配载,挣取利润。试运行仅四个月,单城市单月收入即超600 万。

“每个企业都是向多个城市发货的,如果没有之前的网络积累,我们不可能满足客户的多向发货需求,自然也做不了这么快”,丛纹弨如是说。

悄悄融资5轮,高瓴鼎晖入场

他们为何都投了?

一路走来,乐卡车联得到一众VC/PE的青睐。

资料显示,乐卡车联成立至今已完成5轮融资,背后聚集了光源创投、险峰长青、梅花创投、德邦快递、云九资本、高瓴和鼎晖投资等知名机构。

险峰长青林颖认为,乐卡车联是一家另辟蹊径实现行业链条重塑的公司,通过满足快递快运公司干线拉直的增量刚性需求切入,不仅快速完成了全国大票零担运力网络的轻资产起网,还积累了行业里非常稀缺的货物拼载、运力调度和运费报价的算法能力。

于是,险峰长青与梅花创投共同投资了乐卡车联的Pre-A轮,并为其对接了德邦快递,后者也在时隔一个月后投资了乐卡车联Pre-A 轮融资。作为快运巨头,德邦快递深知中转对大票零担极不友好,因为大票零担更易破损,成本也高。为此,乐卡车联进入到德邦的视线之中。乐卡车联团队快速地为德邦搭建了第一条拉直线路(保定-沧州),验证了模式的可行性。截止今天,乐卡车联已经帮助德邦拉直线路近700条。

此后,乐卡车联于2018年3月获得了云九资本的A轮融资。在云九资本看来,丛纹弨对物流产品研发有着独到理解和丰富经验,核心团队自创业之初就保持着和基层货车司机的深入交流,“从用户中来到用户中去”,力求产品能够切实满足从业者需求。

在A轮融资的加持下,乐卡车联当年的业务收入也由2017年的600万元,大幅增长至2018年的两亿元、2019年的七亿元,2020年的十三亿元,紧接着,关注乐卡车联一年多的高瓴与鼎晖投资也纷纷入场。

尽管乐卡车联是一家科技公司,但丛纹弨更愿意将自己讲成是物流人,要将物流人脚踏实地的作风贯彻到底。

回顾多年的创业历程,丛纹弨坦言最大的成就,是收获了一支能打硬仗的团队。乐卡车联整个创始团队从0起步,一直做到现在的成绩,且没有一个人选择离开,难能可贵。但想要真正扎进物流行业并不是件易事。丛纹弨回忆,在转型初期公司全员在物流园办公,为了跟专线运力融入到一起,他们给对方装过电脑系统、修过打印机、安过摄像头,让别人一度以为他们是家电脑维修公司。

此外,乐卡车联每开一条干线直发线路,对应的负责人必须跟车走,要了解清楚司机到哪休息、去哪加油、加水,最终计算出所承诺的运送时效是否能完成。值得一提的是,每逢双十一等电商节日,丛纹弨还会与全体员工下到快运公司一线,男生开叉车、女生去分拣。“不这样做,我们就没法摸透物流行业。只靠书本上的知识,根本做不好物流这件事。”丛纹弨感慨道。

接下来,乐卡车联的目标是成为服务全量货主的公路运输枢纽,就如同机场并不拥有飞机,乐卡车联也不会有自己的车队,一切都由算法调度操作。谈及未来,丛纹弨袒露了自己的愿景:“我希望能将零担物流行业做到像快递行业一样标准,我们要做

高燕丁辉把票投给了这个理工科的人。-第3张

零担市场的塔台。”这一个目标正渐渐变成现实。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