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项目 > 正文

95后北大男生卖衣服:一年3亿,哔哩哔哩就投了。

简介95后北大男生卖衣服:一年3个亿,B站刚投了 哔哩哔哩,悄悄地投票给了一个不分性别的服装品牌。 投资界获悉,博西...

95后北大男生卖衣服:一年3个亿,B站刚投了

哔哩哔哩,悄悄地投票给了一个不分性别的服装品牌。

投资界获悉,博西(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新增哔哩哔哩关联公司上海毕丽毕丽科技有限公司为股东,持股比例4.9%。据天眼查显示,公司运营国内产品新品牌——博伊西,背后涌现出婺源资本、盛远资本、金沙江创投、中鼎资本、真格基金、青山资本等十余家知名风投机构。

令人惊讶的是,创始人是——刘光耀,一个1995年后出生的男孩。高考成绩在山东文科排名第二,刘光耀被北大录取。2017年,正在清华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的刘光耀做了一个决定。

95后北大男生卖衣服:一年3亿,哔哩哔哩就投了。-第1张

大家没想到——年决定退学创业,成为服装品牌。作为90后,他对新一代年轻人在服装上的精神和情感需求产生了深深的共鸣,于是将目光转向了中国的“无性别”地带,各大服装品牌都在这里排队,博伊西就是从这里走出来的。之后,Boise一炮而红,成为天猫男装单月销售额最快1000万元的国产新品牌。推出的小王子联名羽绒服在天猫10分钟内卖出近万件。2019年,博伊西开始下线,到目前为止已经开了超过25家店,年销售额超过3亿元。无性别打击Z世代,是一次次性别意识的创新,也是人类社会文明进步中日益彰显的自由、独立、包容。

不分性别,看似小众的市场却有大量Z世代粉丝。从服装到美容,一批不分性别的创业公司正在诞生。

95后北大学霸卖衣服,一年3个亿,10分钟抢空1万件

这是另一个典型的学习做暴君创业的故事。

1995年出生的刘光耀,从小就带着学习霸权的光环长大。高考那年,她获得了山东文科第二名,如愿考上了北京大学。毕业后,她顺利进入清华大学攻读金融学硕士学位。除了学术亮点,刘光耀对穿着美学也有不同的见解。“我不只是看设计和款式,更注重服装的品牌感、文化内涵和一些附加的东西。”这也是大多数90后新人消费的驱动力。

一个尴尬的场景出现了。

95后北大男生卖衣服:一年3亿,哔哩哔哩就投了。-第2张

摆在刘光耀面前:快时尚品牌势必难以精准匹配15 -30岁年轻人的个性化需求,而彰显个性的设计师时尚品牌并不根植于价格。“市场上很少有品牌既能满足年轻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又能让他们买得起”。创业的种子开始在90后青年心中萌芽。但这是一次偶然的经历,让刘光耀毅然决定创办一个“无性别”品牌。有一个暑假,刘光耀和表妹误穿了对方的衣服,但是穿异性的衣服并没有任何违和感。他突然意识到,原来衣服可以没有所谓的性别划分。“我们的生活中有太多的刻板印象,太多固化的标签,太多对男女、性别和性取向的歧视和漠视。我们想从衣服的产品开始,传播‘去标签化’的概念。”刘光耀曾经说过。

经过大量深入的市场调研,2017年7月,刘光耀正式辍学,在杭州城乡结合部的工厂里,针对Z世代用户,创立了以“无性别”为特色的原创服装品牌Boxi Bosie——。博西这个名字与小黄车ofo的创始人戴伟有关。

戴卫是刘光耀的师兄。他们经常一起踢足球,关系很亲密。起初,刘光耀将他的品牌命名为“博西卢莫斯”。其中,Bosie是英国诗人奥斯卡王尔德给他的一位同性恋人起的绰号,寓意着一个非常美丽的男人。但戴卫觉得名字太长,就把它切成两半,取了前半部分,博西就出生了。

2018年5月,博西正式进入天猫。在国际时尚品牌和淘大品牌的双重夹击下,注重“无性别”的博西给消费者带来了新的文化和视觉冲击,迅速走红。这是一个新品牌

真正击中Bosie名字的是和小王子合拍的羽绒服,10分钟就卖出了近万件,在店里算是妥妥的大爆。此后,博西逐渐在年轻人中塑造品牌影响力,2020年销售额突破3亿元。

为什么博西能受欢迎?刘光耀将其总结为“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瞄准95后、00后“无性别”的大胆理念,也恰好遇上中国年轻人审美升级、文化自信、提升民族品牌认可度的节点。这支由北大学霸掌门人打造的时尚年轻团队,为中国新服装品牌打开了又一扇大门。

4年融资7轮,“至少有十几次,我觉得公司要死了”

在短短四年时间里,刘光耀至少十几次觉得公司无法生存。

一直以来,快时尚都是VC最难投资的品类之一,所以投资者对这个方向的创业者都采取了比较谨慎的态度。创业之初,刘光耀在两周内连续遇到了二三十个投资者,但他处处碰壁。他曾经回忆说,有时候投资者会给一点希望,保持联系,有时候也会给一些信号,但最后都是输了。

在最困难的时候,戴巍也投入了100万元。

,解了燃眉之急。同样经历过创业坎坷的戴威鼓励他,不是因为看到希望而坚持,而是坚持才会看到希望。这句话一直支撑着刘光耀,终于在2018年初,伯喜Bosie完成了三家机构联合投资的天使轮融资。

刘光耀打动青山资本创始人张野的正是那个关键词,审美红利。在他看来,做什么样的产品,什么样的企业,与其说是创始人或者管理者的选择,不如说是审美向外的投射。好的审美势必可以转化为好的产品,再用专注执行的能力来把好的产品做出来。

期间,伯喜Bosie还经历了一场生死危机。2019年初夏,伯喜Bosie因供应链端的薄弱,出现订单交付问题,线上一下子积压了七八千个订单,一个月都没法发货。退款、投诉

95后北大男生卖衣服:一年3亿,哔哩哔哩就投了。-第3张

,负面评价从后台涌上来,眼看着天猫店都有可能被封,刘光耀心急如焚:“产品设计这么好却发不出货,品牌都要被砸了。”在挨个给客户发消息道歉和不停催促工厂赶单送货后,才勉强度过危机。在这之后,刘光耀重点建设了供应链团队,也加强了团队对销售旺季的前瞻意识。

与此同时,刘光耀也在反复思考伯喜Bosie的成长可能性。“如果只做线上品牌,就是卖货跑流水,品牌没有调性,消费者不会记住你。我们就成了一家不温不火的 店。”不甘只做平庸的淘品牌,伯喜Bosie在2019 年4月开出了第一家线下门店,这也成为这支新品牌发展历程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这年末,钟鼎资本的一行投资人来到位于郑州丹尼斯大卫城的伯喜Bosie门店,让他们诧异的是,虽然这家店的位置算不上最好,但门店装潢新潮,服装款式设计感也强,引来了不少年轻消费者进店消费。细打听之下,这家门店在同层50多个品牌中业绩位居第二。

在一番实地考察和调研后,钟鼎资本很快决定出手,成为伯喜Bosie的A 轮机构投资人。天眼查APP显示,成立至今4年来,伯喜Bosie还引入了包括元生资本、金沙江创投、五源资本等投资机构,累计完成7轮融资。

哪里年轻人多,哪里缺少“无性别”新服装品牌,伯喜Bosie就去哪里。现在伯喜Bosie已经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成都、长沙等消费热门城市布局了26家门店,在独特的空间设计下,门店面积也从100平升级到200平、400平、600平甚至到1000—2000平的超级门店。

时至如今,即使已经成为当下新品牌中的一匹黑马,但有关于“伯喜Bosie能活多久”的问题依然常常被外人问起。一如既往,刘光耀还是很喜欢问投资人一个问题:“你觉得我的公司会死在哪里?”

于他而言,创业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且呈螺旋式的上升,通过与自己的对弈去不断成长进步。这也孕育了伯喜Bosie的价值观——居安思危、知错就改。

我的衣服我做主,无性别席卷Z世代,下一个风口?

Z世代正在拥抱无性别穿搭。

一组数据也体现了时下无性别穿搭的流行。在 微博1.6万人参与的“是否接受男女服装通穿”的投票活动中,有超过1.1万人表示支持。《潮流文化发展白皮书》也表明,潮流男装的近四成销量由女性消费者贡献,其中潮流卫衣、T恤及套装是女性购买增速较高的男装品类,女性潮流消费者更加强调个性解放。

穿衣不再受限于性别,这在95后一代年轻人中尤其凸显。2021年《 618 Z世代时尚潮流消费9大趋势》报告显示,“无性别穿搭正流行,时尚无边界”成为趋势之一。报告显示,2021年以来,Z世代网购男女同款服饰成交额同比增长4.3倍,Oversized服饰成交额同比增长1.5倍,其中女性贡献65%以上成交额,男性也爱花花,贡献了88%花朵T恤的成交额。

主张自我和独立,新一代对时尚的态度开始被看到,不管是走在最顶端的奢侈品牌,还是快时尚或新锐国货品牌,都开始对“无性别”下手了。在国际奢侈品时尚圈,快时尚品牌Zara在官网上增加了“无性别”购物品类,CHANEL曾打造“CHANEL Pharrell”无性别胶囊系列,Gucci甚至曾推出“男士裙子”系列......此外,备受年轻人喜爱的匡威也拥有了首个无性别服装系列SHAPES,还有MUJI等等。

这股风也蔓延国内,江南布衣、UR等品牌们纷纷加入,同时也催生了一批新品牌的诞生,如FMACM、ADER error、Vetements、NOCAO、nicerice等,都是近年才出现的中国本土“无性别服装”品牌。

“时尚本身不该有边界和阶层。只要解决了尺码问题,好看好玩的设计应该是面向所有人的,不同的人适合不同的风格,但和性别没关系。”刘光耀曾说,现在的年轻人不再想要平庸的设计、粗糙的质量,他们想要更属于自己的服饰。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一个具体表现是,年轻人可能并不多重视“无性别”这个概念,恰恰相反,他们以忽略“无性别”标签的方式购买无性别服饰,更吸引他们的是服饰本身的特点。 这不仅仅是表面的女装男穿或者男装女穿,背后是无边界主义,不拘泥于性别,最大限度地展现自我。

当消费者选择无性别时尚,潜意识里或多或少都包含对自我的关注和对陈规的突破,是在寻找一种情感和精神的契合与共鸣。正如一位知名消费投资人所说的那样:能够与用户产生共鸣的品质品牌、内容品牌、和精神品牌,才是真正的好品牌。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