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项目 > 正文

现在满大街的BP名字都是以元宇宙为定语。

简介现在,满大街的BP名字都拿元宇宙当定语了 103010走红,这部贴着“元宇宙”标签的游戏电影在国内上映一周,票房达到...

现在,满大街的BP名字都拿元宇宙当定语了

103010走红,这部贴着“元宇宙”标签的游戏电影在国内上映一周,票房达到2.35亿元。看完这部电影,我其实觉得被骗了。

我不否认电影是一部超标准的爆米花作品,元宇宙也是一个备受关注的概念,但“元宇宙”的标签太过生硬。

电影的设备不是VR(虚拟现实),只是一台和现在一样的电脑。游戏也是“接任务-完成任务”的传统模式。除了能和NPC以及有声音的玩家对话,NPC的女主持人和男主持人在接吻的时候肯定会有BUG。如果这也可以称之为元宇宙的话,那么十几年前我玩《失控玩家》的时候,就开始用YY的声音去玩一个副本,也是元宇宙。

元宇宙在业内没有明确的定义,但作为移动互联网之后的下一代平台是基本共识。普遍接受的概念是它对“元诗”的字面定义,意思是超越现实的虚拟宇宙。许多公司已经宣布向元宇宙转型。比如脸书宣布五年内成为元宇宙公司,国内社交平台Soul的Slogan也成为了“面向年轻人的社交元宇宙”。现在连满大街的BP名字都是以元宇宙为定语。

既然元宇宙被认为是一种共识,那么为未来而奋斗当然不应该被拒绝。我只是怀疑,被区块链、VR、AI等概念反复折磨的大众的神经,是否能再次承受这样的消耗?毕竟我们经历了太多的事情,雷声大雨点小,挂羊头卖狗肉,甚至打着未来的幌子收割。

我再次重申,我不排斥元宇宙。任何伟大的事业一开始都可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三年前,斯皮尔伯格的《魔兽世界》上映时,就为观众呈现了一个惊人的虚拟世界:未来的人将通过头盔等外设把自己的意识与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空间连接起来,也就是游戏“绿洲”,在游戏中可以体验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甚至性刺激。

现在满大街的BP名字都是以元宇宙为定语。-第1张

按照现在的定义,虚拟空间“绿洲”完全符合元宇宙的标准,但当时元宇宙的概念还没有普及,虚拟现实(VR)技术处于应用的低点。今年VR游戏平台Roblox上市时,是元宇宙首次写入招股书,450亿美元的市值点燃了元宇宙的概念。如果登录Roblox,只能参与由像素块组成的简单游戏,丰富了创作自由但限制了沉浸感。如果和其他元素相比,比如3D、官方交易平台、打造独立游戏,我感觉不到和十几年前的《头号玩家》编辑器有什么本质区别。如果只从玩家的角度来看,Roblox很可能只是元宇宙的雏形,但必须说,Roblox也为后来者提供了进步。

不仅是游戏公司,其他领域也在逐渐构建自己的元宇宙。8月20日,微软宣布了企业元宇宙解决方案。字节跳动收购了Pico Bird,希望通过其VR技术在未来构建一个社会元宇宙。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不同领域的元宇宙构建完成后,是否会有一个主导性的应用打破不同领域的元宇宙壁垒,构建统一的虚拟世界?

即使在元宇宙建立之后,挑战也不会少。如果你想象并创造一个绿洲般的元宇宙,拥有独立于现实的社会规律、经济制度甚至一种生活方式,那必然会颠覆现实世界。而且,不像短视频这样的移动互联网应用,一旦陷入沉浸甚至超越现实的元宇宙,恐怕除了作为维持元宇宙存在的基础,没有人会关心现实世界。

现在的剧本杀,未来的元宇宙

早在上世纪40年代,描述虚拟世界的科幻小说《魔兽争霸3》就诞生了;上世纪70年代获得雨果奖的《皮格马利翁的眼镜》,80年代的《插电女孩》、《创》,都从各个角度描述了未来的虚拟世界。2005年《奇典》出版的小说《神经漫游者》中,有一款高度写实的虚拟游戏,至今仍位居游戏小说总榜第一。

90年代一部科幻小说《从零开始》带来的元宇宙概念,因为一家公司的上市,被推到了风口浪尖,非常科幻。仔细考察,无论是元宇宙、虚拟空间还是数字存在,不如说是人们一直在幻想的生活方式,现在终于有了实现的希望。

如果不谈幻想这个概念,现实中最接近元宇宙的活动,我觉得应该算剧本杀:脱离现实的剧情,与剧情有非常高的契合度,玩家也要穿上合适的戏服,无论是推理破解谋杀还是情感体验剧情。在一个剧本被杀的几个小时内,所有玩家都深深地沉浸在其中。经常在想现实世界是不是太无聊了,剧本杀人给人提供了短暂的逃避。

但是,剧本杀毕竟还是少数人的娱乐活动,互联网才是几十年来改变人类生活的核心。然而,无论是游戏、视频、电商还是外卖,从根本上来说,仍然无助于人类摆脱现实的束缚。元宇宙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走上舞台的。从国内外顶级互联网公司的布局来看,Meta-Universe已经成为下一代互联网的发展方向,并日益成为强烈的社会共识。

图/天风证券

腾讯研究院认为,2020年开始的疫情也加速了元宇宙时代的到来。很多真实场景都被搬到了虚拟世界,新闻发布会、演唱会、毕业典礼、在线教育等各种体验正以意想不到的速度转移到线上。随着线上线下的开放,人们倾向于在虚拟世界上花费更多的时间和金钱,所以他们知道。

也逐渐转变。一种新的社会共识正在诞生——虚拟世界不是假的、无关紧要的,而是一种人类全新的存在状态。

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最近接受了一场采访,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主持人与他分处两地,均头戴VR设备,手持动作捕捉设备,最终模拟出一场与以往不同的“面对面”采访,效果令人惊艳。扎克伯格曾表示,5年内要将Facebook变成元宇宙公司。

未来的生活将是一场游戏

改善线下生活方式和效率,提升线上内容质量和数量,是过去二十几年来互联网发展的两大核心方向,也催生了如Google、Facebook、阿里、腾讯等一众市值庞大的互联网公司。如今,这些公司正紧锣密鼓筹划元宇宙时代的模样,虚拟的游戏空间将是承载未来生活的主要方式。

詹姆斯·卡斯《在有限与无限的游戏》中,认为在有限的游戏中,玩家在封闭的空间内,是以洞悉游戏规则、提高数值,获取最终胜利为目的;而在无限的游戏中,没有胜负概念,没有开始结束,目的就是将更多的人裹挟至游戏中,不断探索游戏边界。虽然书中的“游戏”实指社会,不过当一款游戏的边界,超越如今的社会范围时,游戏即社会。

曾经我们逛BBS、博客,现在我们用微博微信,刷短视频看综艺,再时不时帮朋友砍上一刀,刷几局王者吃鸡,这些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大部分功能,在元宇宙游戏中都能实现,而且沉浸感更强。2020年4月,游戏《堡垒之夜》邀请美国说唱歌手Travis Scott(章鱼哥),在虚拟世界中举办了一场“沉浸式”演唱会,吸引了全球数千万名观众,当巨型的章鱼哥从玩家身边走过,没有一场现实的演唱会可以比拟这种效果。

在元宇宙时代,一部分需求也将不复存在。试想,如果人们的工作、生活、娱乐都在元宇宙游戏中,精致的大房子还有什么意义?

现在满大街的BP名字都是以元宇宙为定语。-第2张

有了游戏中精致、绚丽的服饰,现实中的几衣柜衣服如何安放?在家里就能开会、与朋友面基,还用得着天天挤公交地铁上班,排队打车吗?

图/天风证券

这一天还有多远?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按照目前我国VR行业的发展规划,目前我们正处于视觉的部分沉浸向深度沉浸过度,2030年将实现完全视觉的沉浸感体验,部分重要的技术指标分别为:单眼屏幕分辨率8K、精细化虚拟化身、 渲染处理速度16K/240 FPS、眼球追踪、触觉反馈、虚拟移动等,通俗地讲就是基本能达到现实的体验。

图/安信证券

相关的融资规模也在扩大,据统计,2020 年全球 VR/AR 投融资规模达到 244 亿元,投融资并购发生 220 起,规模与数量均实现连续三年上涨。2018/2019/2020 年海外 VR/AR 投资规模分别为 108/163/223 亿元。安信证券认为,考虑到国外 VR/AR 产业领先国内 2-3 年,资本对行业的研究和理解更加深入且投融资活动更活跃,预计未来 2-3 年国内 VR/AR 初创企业将迎来一波并购热。

图/安信证券

要实现如《绿洲》般的体验,脑机接口是没法绕过的门槛。目前热度最高的,要数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创立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最近马斯克公布了一段脑机接口的最新测试视频,其中显示一只名为“帕格”(Pager)

现在满大街的BP名字都是以元宇宙为定语。-第3张

的9岁猕猴通过内置的Neuralink设备实现了用意念操控电子游戏,不过这一技术显然面临不小的难题,除需要在大脑植入芯片让人难以接受外,对道德和伦理的挑战也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元宇宙中的生活是如此美好,普通人很难拒绝畅想,但就如同《失控玩家》中的台词,“这一刻是真实的,我们别错过今天”,在元宇宙时代来临之前,咱们能不能稍微真诚点面对生活和工作?也希望巨头们在产品还未成熟之时,少一些大词崇拜和概念魔方,多一些举重若轻和真心实意,千万别像王小波喜欢引用的寓言一样:大山临盆,山崩地裂,生出的却是一只耗子。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