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炒股赚钱 > 正文

“黑名单”制度能否成为反腐利器?

简介“黑名单”制度能否成为反腐利器? 坚持索贿受贿同查,是深化反腐败斗争的必然要求。2021年9月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会同中...

“黑名单”制度能否成为反腐利器?

坚持索贿受贿同查,是深化反腐败斗争的必然要求。2021年9月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会同中央组织部、中央统战部、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推进受贿行贿一起查的意见》。

003010指出,要清醒认识到,行贿者千方百计“猎捕”党员干部,深刻把握行贿的政治危害,多措并举提高打击贿赂的精准性和有效性,推动实现标本兼治。

103010要求坚决查处受贿行为,重点是重复受贿、巨额受贿、向多人行贿,特别是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的人;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国家重要工作、重点工程和重大项目中的贿赂行为;人事组织、纪律、执法司法、生态环境保护、金融、安全生产、食品药品、救灾援助、养老和社会保障、教育医疗等领域的贿赂。重大商业贿赂行为。

“这是七部门第一次联手治理贿赂,体现了一起查处行贿受贿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中国纪检监察研究院原副院长、机构反腐专家李永忠说。

一起查受贿,在中国反腐工作中早已部署。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对行贿受贿行为一并查处,坚决防止党内利益集团的形成。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强调,要将受贿行为一并查处,严肃处理巨额贿赂和重复贿赂,坚决斩断“围猎”和愿意“被围猎”的利益链条,坚决破除权钱交易网络。

“黑名单”制度能否成为反腐利器?-第1张

2019年,最高人民检察院(《意见》)明确,对十八大后行贿数额特别巨大、手段恶劣,追逃公职人员,顶风作案,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重大损失的,要依法严惩。今年年初召开的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再次强调,要将受贿行为一并查处,明确指出要坚决查处“雅贿赂”“影子股东”等隐性腐败。

调查贿赂时有法可依。《刑法》第三百八十九条规定:“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的,是受贿罪。在经济交往中,违反国家规定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违反国家规定以各种名义给予国家工作人员回扣、手续费的,以受贿罪论处。”

北京市尚泉律师事务所徐汉清律师告诉我们,我国法律规定,受贿罪与行贿罪属于相对人犯罪。“也就是说,行贿必然伴随着受贿。”因此,行贿者的责任也需要追究。

但2015年实施的《意见》曾规定,行贿人在被追诉前自愿认罪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情节较轻,在重大案件侦破中起关键作用的,或者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李永忠指出,在实践中,为了查清受贿主体,一些纪检监察机关要求行贿人交代清楚行贿人的情况,这样可以减轻处罚。然而,这样一来,行贿的成本就低了,越来越多的人主动行贿。

“有的案件在办案理念上重贿赂轻贿赂,在办案方式上以从宽贿赂打击贿赂,对贿赂犯罪适用‘罚金刑’不科学、不规范。久而久之,罪犯就有了m

得行贿的代价大大增加,李永忠认为,这一举措釜底抽薪,可纠正为破案而破案的现象。

而且,《意见》明确提出,要组织开展对行贿人作出市场准入、资质资格限制等问题进行研究,探索推行行贿人黑名单制度。

注意到,早在2002年,浙江宁波北仑区检察院就在全国率先推出行贿人黑名单。到2012年,全国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系统实现全国联网。近年来,行贿人黑名单制度不断完善,从一地走向全国,并逐步覆盖更多行业。

但是,新华每日电讯2020年8月曾报道, 行贿人“黑名单”制度在我国探索18年后仍然没有“成年”:一方面是国家级行贿人黑名单目前暂停使用,各地仍在不停摸索;另一方面是与行贿人黑名单制度相关的惩戒体系尚未健全。

李永忠表示,在办案重受贿轻行贿的实际情况下,往往受贿者锒铛入狱,行贿者却逍遥法外,因此,此次七部门明确提出推行‘黑名单’制度,将取得强大的震慑效果,是悬在行贿与受贿人头上的一柄达摩克利斯剑。

他认为,行贿黑名单2014年开始积极建设的社会诚信体系也有着相辅相成的联系。一旦被列入行贿‘黑名单,对行贿人的商业和政治行为都会有很大影响”,李永忠认为,现在黑名单制度尚处于试点、探索的过程,需要与诚信体系建设一同发展,才能取得更好的反腐效果。

虽查行贿人,但《意见》也规定,既要严肃惩治行贿,还要充分保障涉案人员和企业合法的人身和财产权益,保障企业合法经营。李永忠表示,这次《意见》出台体现了七部委联合治贿多方面的考虑,相信会在今后反腐败斗争中发挥应有的政策性和引领性作用。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