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炒股赚钱 > 正文

乐三融资背后:计划年底前拥有1000家门店。

简介乐三融资背后:计划年底前拥有1000家门店。 8月25日,有消息透露,乐果体育已完成新一轮战略融资,投资方为邓亚萍体育产业...

乐三融资背后:计划年底前拥有1000家门店。

8月25日,有消息透露,乐果体育已完成新一轮战略融资,投资方为邓亚萍体育产业投资基金。具体金额未公布。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今年完成的第三笔融资。

同时,黑猫投诉平台上有900多条关于乐可的投诉,其中因自动续费、预售卡不可用导致退款难的问题成为重灾区。记者询问了北京多家乐可健身门店,发现“不退卡,只转卡”仍是普遍现象。

今年健身领域融资金额超过54亿元,乐可已完成三轮融资。

乐可是杭州乐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成立于2015年,总部位于杭州。自成立以来,乐可已完成7轮融资。从披露的金额来看,最大的一笔来自2017年10月,获得了高淳资本牵头的3亿元C系列融资。疫情过后,融资行动很少。

据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2021年健身领域共发生14起融资事件,融资总额超过54.71亿元。今年,乐也加快了融资进程,截至目前已完成3个融资项目。高贤创投、58产业基金、邓亚萍体育产业投资基金均入市,但融资金额未披露。

乐三融资背后:计划年底前拥有1000家门店。-第1张

今年6月,乐可联合创始人夏冬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指出,“乐可会定期募集资金,与企业现金流没有直接关系。首先,我们想做很多事情。二是行业竞争不断升级。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的钱无法支撑行业的竞争,那就会很被动,所以你一定要在不缺钱的时候赚钱。”

从乐可今年的融资过程来看,疫情的影响正在逐步恢复。日前,国务院发布《全民健身计划(20212025年)》号文,对今后一个时期推进更高水平全民健身作出部署。到2025年,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口比例达到38.5%,带动全国体育产业总规模达到5万亿元。

易观国际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李英涛在接受蓝鲸TMT采访时指出,融资是正常之举,乐可要做产业平台必须有大资本介入,因为这是一个深刻改变整个行业的举动,而不是做品牌、做零售商,只是做自己的事。乐想做的是深度改变行业,有资本支持会减少混乱。

乐可采取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扩大业务和会员。目前主要有三个业务方向:自有品牌到店健身、商业健身房赋能、居家健身。音乐会员可以在手机App上完成线上购卡、店铺入驻、班级预约、评价反馈等环节。虽然方便,但App上自动续费引发的投诉让很多消费者“头疼”。

连续每月拖欠自动续费屡遭投诉,7天冷静期避重就轻。

杨小川(化名)5月初在深圳乐可做了一个月的健身会员,之后在5月21日离开深圳,再也没有去过乐可。他说:“我没有提前注意到自动扣费,扣费前也没有提醒你。我希望在六月、七月和八月退还会员费。在此期间,我没有去过乐坛,也没有产生任何消费。”

7月29日,他在黑猫投诉平台发起退款投诉。根据他的描述,由于5月份的会员是他自愿办理的,他认可这部分费用,但6、7、8月份的自动扣款完全违背了他的意愿,所以申请全额退款。

乐三融资背后:计划年底前拥有1000家门店。-第2张

查询投诉平台,记者发现类似的投诉不在少数,自动扣费问题一直被诟病。音乐雕刻运动App端的VIP会员包括三大类:“季卡”、“连续月订阅”和“年卡”,但没有离散月订阅的月卡类。记者咨询了商店工作人员。

乐三融资背后:计划年底前拥有1000家门店。-第3张

“连续每月订阅显示只是一种常态

如此操作也不当加重了消费者的义务,一是消费者的注意义务需提高,二是消费者的操作过程繁琐,涉嫌侵犯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公平交易权。

关于退卡退款问题,张扬(化名)8月25日发起投诉显示,因个人经济原因,他与私教教练协商好退掉未上的25节私教课,乐刻却要收取总课时费30%的手续费。在他看来,其未约课不占用私教时间,且在私教同意的情况下申请退课,平台收取这么高额的手续费并不合理。

张扬质疑:“希望平台能解释下,为什么收取这么高额的手续费,并且如此高额的手续费为什么不在消费者购买时做提示?”对此,8月26日,乐刻方面在投诉平台回复:“App购课页面有明确展示私教课退款退款规则,您可以在app查看。”

记者查看App端发现,对于私教课程会员自下单付款当日起30天内(包括当天)退款的,退会员剩余课时课时费,而超过30天,因个人原因退款的,收取剩余课时费一定比例的手续费。记者向门店工作人员证实,其比例确为总课时费的30%。

乐三融资背后:计划年底前拥有1000家门店。-第4张

雷家茂认为,手续费问题并无明确的法律规定,要看相关的用户协议是否有约定,若无则一般情况下不得擅自收取手续费。即便存在相关约定,但约定过高或并未进行提示说明,也不能对消费者产生法律效力。经查,商家制定的相关协议、政策并无按比例收取手续费的条款,故不能收取手续费。因此,是否合理需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与私教课程不同的是,同样是价格较高的年卡会员则很难退卡退款。多家乐刻门店工作人员表示“可以转卡,但不能退卡”。当记者询问7天冷静期的相关规定时,部分工作人员闪烁其词,只强调办卡后不能退卡。记者进一步追问是否可以先体验几天后,门店工作人员为记者推荐了团购平台9.9元七天体验产品,仅限会员新人使用。

“7天冷静期的相关规定是否具有强制性效力值得商榷,且为北京市地方出台的,适用范围也仅限于北京市辖区内,因此不能轻易认定商家存在违法违规行为。”雷家茂表示,虽然该规定不具有强制性,但是设置合理,既能防止消费者非理性消费,又不会过分干预正常交易,也能为双方妥善处理纠纷提供指引。

计划年底门店数量达1000家,健身行业应以服务为导向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乐刻已经拥有600万 注册用户,9000 签约教练,入驻北京、上海、杭州、深圳等城市,有超600家门店。根据乐刻的规划,2021年乐刻门店数量要达到1000家。

夏东曾指出,健身房主要聚焦在核心的城市,但是更低线的城市比较少,乐刻在酝酿下沉。其认为,企业创造价值主要有两种路径,创新和规模化,创新之后,规模化就是最核心的任务,不能持续规模化,创新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

“关键还是规模,因为现在还没有量变到质变的一个阶段”,在李应涛看来,尽管达到1000家的规模,依旧是不够的。乐刻靠自有品牌把数字化的模式打通,未来再让更多个体真正完成在平台上的转变,要跨过这个阶段,才真正实现从量变到质变。

目前,乐刻开放平台包括存量赋能、教练招募和政企健身解决方案等几个方向,今年5月份,乐刻运动在杭州发布 “LITTA MIRROR”健身镜,在智能硬件上发力。

据市场数据,中国线上云健身用户已达2.61亿,特别在疫情时期,线上健身用户增长23%。根据天眼查,我国目前共有超64万家健身器材相关企业。其中3/4以上的健身器材相关企业均为小微企业,成立于5年之内的健身器材相关企业,超过7成。

“健身镜这类硬件产品一开始的时候体验肯定都一般,跟智能相关的技术类产品会有成本迭代效应,会随着技术逐渐进化,拥有更好的产品和体验”,李应涛认为,在线化之后在家健身场景会越来越普及,时间更加可控和便利,这对于乐刻智能硬件的发展具有一定条件。

根据《2020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截止到2020年12月,中国健身俱乐部门店数量约44305家(不含港澳台),比2019年下滑了11.1%。中国整个健身行业的会员数约为7029万(不含港澳台),比2019年增加3.19%。

李应涛指出,健身市场的老问题依旧存在,比如价格不透明,一直是销售导向,而不是服务导向。这个行业不是真正为消费者服务而让你去健身的,更多是销售导向让你办卡的,办卡之后最好是不去健身,不占用他的时间,这种意识就与行业的存在价值相违背。

乐刻主打“24小时”、“月付制”、“智能化”、“全程无推销”等模式,记者在探访过程中发现,其门店工作人员并没有明显的强制推销、强买强卖等行为,但退款难等问题依旧是乐刻在扩大规模的同时需要重视的。正如李应涛所说:“前期是不是盈利不重要,关键是它能够持续获得一些稳定的客源。”

稳定客源的获得不仅需要业务的拓展,更需要信任的建立。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