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炒股赚钱 > 正文

HKEx表示,它将为生物技术公司创造世界第一的上市地。

简介9月2日,第四届生物技术峰会在香港举行。新规实施三年来,香港成为亚洲第一、全球第二的生物科技公司。HKEx董事长史美伦表示,H...

9月2日,第四届生物技术峰会在香港举行。新规实施三年来,香港成为亚洲第一、全球第二的生物科技公司。HKEx董事长史美伦表示,HKEx将继续增强吸引力,并允许内地和其他生物技术公司在港上市。红杉资本沈南鹏表示,无利可图的生物技术公司改变了HKEx的“基因”。

HKEx:努力吸引全球生物科技公司来港上市。

HKEx施美伦董事长在开幕致辞中表示,HKEx今年全球IPO募资额排名第三,前7个月IPO募资额同比增长85%。香港已成为亚洲最大、全球第二大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枢纽,上市数量、融资规模和市值增速均居全球第一。生物技术和医疗保健将继续是市场增长的主要引擎。

施美伦表示,自2018年允许无利可图的生物科技公司在香港上市的新上市规则实施以来,迄今已有250家生物科技公司在香港上市。疫情促使人们更加重视医疗,市场进一步采用了在线医疗和数据分析,以及在疫苗研发和治疗方案上更多的公私合作。相信未来几年,生物科技和医疗仍将是市场的主要增长引擎,有助巩固香港作为金融中心的地位。

HKEx首席执行官欧表示,截至2021年8月,已有50多家医疗保健公司提交上市申请,其中20多家为无利可图的生物技术公司。去年至今,全球对生物技术公司的投资超过570亿美元。香港资本市场具有流动性高、监管体系好、市场多元化的优势,无利可图的生物科技公司只要符合恒生综合指数的资格,并获得mainland China独有的市场准入证书,就可以纳入“沪深港通”。同时,HKEx也可以帮助中国的医疗生物技术公司寻求国际扩张。HKEx正与全球创新者、研究机构和全球医疗行业合作,吸引全球生物技术公司来港上市。

冠军联赛还提到,HKEx目前正在研究完善上市制度,包括即将实施的FINI机制,为上市发行人提供更多的灵活性和便利性,希望能够吸引更多来自快速增长市场的企业,成为未来生物科技公司全球首个上市地。

红杉资本沈南鹏:这家无利可图的生物技术公司改变了HKEx的“基因”。

红杉资本创始人沈南鹏表示,2018年发布的上市新规改变了港交所的“基因”。他表示,自2005年红杉中国成立以来,生物医药、创新设备和医疗IT服务成为红杉中国最重要的投资领域。自2018年HKEx新规以来,红杉中国投资的多家公司在港上市,包括信达生物、姚明巨诺、再鼎医药、腾盛博医药、基石医药、祁鸣医疗。

沈南鹏分析了过去几年红杉医疗健康投资加速增长的三大原因:2015年中国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监管改革;中国顶尖科学家在建立生物技术公司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以及HKEx 《上市规则》第18A章的新规,以及上交所推出的科创板,为中国医疗健康行业的转型创新注入了新的动力。

他还提到,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全球医疗卫生行业创新明显加快,尤其是在mRNA技术、基因编辑、细胞治疗、远程医疗等领域,更多前沿技术来自中国。未来几年,“立足中国,面向世界”的趋势值得关注。作为生物技术中心,HKEx和香港有很大的机会。目前,专门从事医疗健康投资的活跃二级市场基金在港不超过30只,发展空间很大。

香港科技园:就上市申请提供意见

9月2日,HKEx与香港科技园签署合作备忘录,旨在推动香港乃至亚洲长远发展成为汇聚全球顶尖生物科技和新经济企业的科技创新中心。根据谅解备忘录,HKEx可利用香港科技园的多位生物科技业专家,就生物科技公司在港上市的申请提供意见。香港科技园将组建专家团队,与港交所分享相关知识和专业意见,帮助香港上市制度保持更全面的投资者保护,巩固香港作为全球第二大生物科技融资中心的地位。

无利可图的生物技术公司的未来在哪里?

正如沈南鹏所说:生物技术创造了巨大的社会价值,但其产品开发周期很长,长期无法带来正现金流。没有资本的长期支持,生物技术公司很难生存。对于生物技术行业的创业者来说,IPO绝不是终点。

过去8月,港股市场仅成功发行3只新股,其中2只为无利可图的生物医药股。卫医疗发行价171港元,上市首日收盘价129港元,跌幅24.56%,9月2日收盘价135.5港元。上市当天,显达医疗收于17.6港元,较发行价下跌26%,一手账面亏损6200港元,9月2日其收盘价股价为17.76港元。此外,8月份,生物医药两只b股延续往常的火热认购情绪,分别超额认购333倍和653倍。

HKEx表示,它将为生物技术公司创造世界第一的上市地。-第1张

根据财联社记者对无利可图的生物医药板块的统计,截至9月2日收盘,在33只b股中,有16只股票收涨。

石药业与科济药业涨幅超10%;3只收平;而下跌的股票有14只,以诺辉健康跌幅最大,收盘跌7.6%。

从破发状况来看,33只未盈利生物医药股中,则有17只跌破发行价,占比超半数,跌幅最大的是歌礼制药,从发行价14港元到9月2日收盘价2.84港元,而兆科眼科、贝康医院与中国抗体,下跌幅度均超过发行价的一半以上。不过,未盈利生物医药股中,康诺希生物较发行价上涨近14倍,除“疫苗大牛股”外,较发行价上涨一倍以上的有康方生物、康宁杰瑞制药、诺诚健华和开拓药业。

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上市新规实行已有3年,港交所给这些公司提供了一个机会,其中有些公司借此机会夯实研发、为未来打下坚实发展基础;有些公司将上市视作获得超级估值的机会,企图得到更多的资本青睐与市场宣传效果,后者造成了这条赛道的拥堵与良莠不齐,也是近来未盈利生物医药公司频繁破发的原因之一。

当前,已通过港交所聆讯的6家公司当中,4家为生物医药公司,而跃跃欲试或已递交申请表格的同类型公司数目则更多。这些未盈利生物医药公司前路漫漫未能看清,他们中的大多数是否还要以破发为命运?港交所第四届生物科技峰会又能否为生物科技公司在迷雾重重中点亮一盏灯塔?港交所的命运如果因为更多的未盈利生物医药公司改变,这种改变又会把港交所的带到哪里?带着这些疑问,未盈利生物医药公司将得到市场持续的关注。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