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项目 > 正文

露营热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取决于天气?

简介三年前的一个晚上,一个90后从事互联网行业的男孩和朋友去上海郊外的海边体验露营。深夜,他独自坐在篝火旁,看着帐篷上方的煤油灯在...

三年前的一个晚上,一个90后从事互联网行业的男孩和朋友去上海郊外的海边体验露营。深夜,他独自坐在篝火旁,看着帐篷上方的煤油灯在风中轻轻摇曳,感觉周围的一切都静了下来。

现在,周末骑摩托车去露营已经成为碳化松果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每个月至少要去露营两次。在过去的两年里,他注意到越来越多的人正在体验这种户外活动。

社交媒体上露营话题的流行也证实了碳化松果的发现。截至今年6月30日,社交平台小红书已搜索“露营”,与之相关的笔记超过29万条,涉及营地选择、露营装备品牌、露营玩法等诸多方面。

当露营逐渐从大众的爱好进入大众的视野,新的市场需求也在酝酿。  在露营中发现不一样的自己

作为露营者,碳化松果喜欢和别人分享自己的露营经历,但也非常注重隐私。视频中他戴着头盔,没有透露真实身份。独自露营是他为自己选择的减压方式。

“我喜欢独自去山里或海边的露营地。当我内心空虚时,我会全心全意地放松自己。在碳化的松果看来,接触自然和自由是露营文化的精髓。在营地的选择上,他更愿意为有饮用水、互联网、厕所等基础设施的营地买单。

80后媒体从业者范从家庭露营的角度探索了更多的“玩法”。“露营可以容纳很多场景,从露营、准备食物和烹饪到体力劳动、运动和交朋友。基本上,所有家庭成员都可以在露营时找到自己的放松方法。”很少下厨的范,在鲁营“解锁”了自己的户外厨艺。在露营中,我们期待找到不一样的自己。

范的儿子今年上小学一年级。范和家人会带着不同的亲子活动去露营。“我比较喜欢兴趣比较野、人工设施比较克制的营地,也会带孩子去钓鱼、划水、冲浪、徒步、洞穴探险等项目,但我觉得露营给他带来了更多潜移默化的影响,比如家庭成员如何在户外协作,和其他孩子社交时要注意什么,如何处理负面情绪等等。”范说道。随着露营出行的增多,饭饭经常以“封帆记”的名义在社交平台上更新露营笔记。

Van和碳化松果认为,露营作为一种户外活动,对露营者的户外知识储备和装备要求较高,有一定的门槛。“新人可以参加‘包包式’露营,看看能否一夜适应户外”。  “拎包入住”的创业灵感

2020年之前,朱仙是一家出境游公司的创始人,小云和丈夫在泰国为国内游客经营一家户外婚纱摄影工作室。

在一次疫情中,朱仙和晓云的公司都按下了“暂停键”,此时露营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自疫情爆发以来,人们更喜欢在有开放空间的自然场景中玩耍。在这样的心理下,露营不仅与自然相连,还具有一定的私密性和热度。”朱仙说。

一次偶然的机会,晓云来到了广东省惠州市的兖州岛。在入坑露营后,她瞥见了山海环抱的兖州岛原始生态环境,立即租下一栋居民楼,逐渐改建为小白家营地。营地区域最多可容纳30个营地,其中一半可“拎包入住”,另一半供自带帐篷的露营者入住。“如果客人不习惯睡帐篷,我们还有两家民宿。”小云说。

晓云注重“小而美”的露营,而朱仙的露营项目则更加商业化、规模化。

在和家人一起坐车露营的过程中,朱仙根据社交平台上的热门推荐购买了露营装备,从帐篷和睡袋到驱蚊水和压缩毛巾,粗略统计了近百种。一长串露营装备让朱仙看到了这个行业的潜力。

“有多少人愿意买这么多装备来体验一次露营之旅?如果降低门槛,提前装备这些装备,这样才有可能留在包里,有多少人愿意尝试?”朱仙说。

2020年9月,朱仙和朋友创立了露营品牌“热荒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们在三亚、惠州、珠海、武汉和北京开设了14个露营地,主要是为第一次露营的人准备的。

003010主要吸引了两类客人:有宝宝的父母和喜欢在社交平台分享信息的年轻人。尽管客户群体不同,但客户对舒适和便利的需求是相同的。

“我们采取与酒店、景区和私人业主分享利润的模式。相对来说,投入比较少,成本主要体现在露营装备和员工工资上。同时,客人还能享受到相对成熟的水电网络、配套设施和保障体系,既能体验户外生活,又能避免户外活动带来的太多不便。”朱仙

说。  露营会不会是“一阵风”

调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露营地相关企业有2.1万家,2020年是相关企业注册的爆发期,全年注册企业7933家,同比增长331.6%,今年前5个月注册企业6941家,同比增长286.5%。

市场火爆,但露营地运营存在诸多问题。

“营地的维护是一项长期的工作,细节要到位。之前我们在广东清远的一个营地露营的时候,遇到了暴雨,一棵大树在离帐篷不到4米的地方掉了下来,真的很危险。恢复的原因应该与2020年疫情后营地空置、管理人员未能坚持检查有关。”范说。

营地的运作也受到各种户外因素的影响,如季节和天气。“露营也是一个取决于天气的问题。当天气变化和季节变化时,野营将不容易进行。为此,我们在全国各地设立了露营点。”朱仙说。

晓云所在的惠州小白屋营地遭遇了局部干旱。

情和疫情影响,开业以来收益寥寥,“这是之前没有想到的,这个行业就是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为了提高收入,小云计划在露营地增加商业摄影、滑板体验课程、夏令营等服务。

  朱显也在带着团队探索更多“露营 ”的玩法,“我们在尝试与更多本地景点融合,比如近期在与河北崇礼太舞滑雪场合作产品,客人可以先在太舞小镇住一晚,第二天再去露营地搭帐篷、烤篝火,体验更丰富”。

  与露营几乎同期在社交媒体上“爆红”的野餐,如今已无太多声音,露营会不会也是“一阵风”?

  在Van看来,这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流行什么,大家就会一窝蜂去做什么,但热潮之后能留下来的,都是在商业性或专业性上有过人之处的。露营在国内还处于初创期,未来的路还很长”。

  朱显认为,“未来由露营出发还会出现哪些新的趋势,现在也难以预判,我们只能一步步跟着年轻人的需求去迭代产品,毕竟,‘一招鲜’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