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炒股赚钱 > 正文

当美联储计划在年内减少债券购买时,

简介当美联储计划在年内减少债券购买时,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上周五在杰克逊霍尔举行的全球央行年会上释放了一个信号,称美联储正...

当美联储计划在年内减少债券购买时,

当美联储计划在年内减少债券购买时,-第1张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上周五在杰克逊霍尔举行的全球央行年会上释放了一个信号,称美联储正在考虑在今年内减少债券购买。近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吉塔戈皮纳特(Gita Gopinath)警告称,新兴市场经不起“萎缩性恐慌”的重演,美联储在制定政策时应保持谨慎。

戈皮纳特在《金融时报》接受英国采访时表达了谨慎的态度,她表示,中低收入国家在疫情中已经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对这些国家有着决定性的影响。

“新兴市场国家正面临更大的困难,”Gopinath说。“他们正遭受各种打击。正是因为如此,这些国家无法承受全球主要央行政策引发的金融市场恐慌。”

Gopinath提到的恐慌是2013年著名的“锥形密宗”。2013年5月,时任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出席国会听证会时表示,美联储将在接下来的几次政策会议上减少QE。

伯南克的声明给金融市场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金融市场将其解读为货币政策即将收紧、利率即将上升的信号。投资者大规模抛售资产,导致资产价格下跌,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美元也随之上涨。

由于美国债券收益率和美元的上升,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外流和货币贬值也对这些国家的金融市场和经济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持续了几个月。巴西、印度、土耳其等主要新兴市场国家受到影响,其中印度卢比三个月内下跌15%。

现在,随着美国经济从新疫情的影响中复苏,美联储再次考虑减持QE,因此人们非常担心“减持恐慌”是否会重演。

Gopinath认为,与2013年相比,美联储在沟通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2013年的“萎缩恐慌”与其说是由QE自身的萎缩造成的,不如说是由QE的萎缩带来的加息预期造成的。上周,鲍威尔在表明减债意向的同时,明确表示减债与加息无关:“未来减债的时间和进度不包括加息时机的直接信号。对于加息,我们已经明确了不同的、更严格的标准。”戈皮纳特表示,鲍威尔已经与公众就货币政策达成了“极其明确的沟通”。

不过,戈皮纳特仍担心通胀可能成为美联储未来货币政策的隐忧。鲍威尔在上周的演讲中坚称,美国目前的高通胀是暂时的,并利用大量篇幅进行了论证。Gopinath认为,虽然高通胀背后存在供应链紧张等一些暂时性因素,但如果高通胀持续一段时间,人们就会形成对高通胀的预期,这种预期是可以自我实现的。

一旦高通胀真的成为美国经济的主要问题,美联储可能不得不更快地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而快于预期的货币紧缩是“收缩恐慌”的主要来源。今年7月,IMF警告称,如果疫情继续反弹,美国货币政策突然收紧,到2025年全球GDP总损失将达到4.5万亿美元。

近年来,新兴市场国家从2013年的“萎缩恐慌”中吸取了一些经验,现在许多新兴市场国家的外汇储备比当年更强,货币被低估,利率缓冲更大。然而,疫情造成的特殊经济形势也使新兴市场国家更容易受到冲击。

在新兴市场国家,早在今年上半年美联储减持QE时,高通胀就已经成为经济政策中的一个主要问题。新冠肺炎纾困使更多资金在经济中流动,但供给端因疫情持续低迷。两者叠加使得新兴市场国家的通胀压力加大。7月,巴西通胀率达到9.3%,接近今年通胀目标的2.5倍;俄罗斯的通货膨胀率是6.5

%,也比央行的目标4%高出不少。印度、墨西哥等国的通胀率同样也出现上涨。

由于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历史上有着高通胀乃至恶性通胀的经验教训,市场的通胀预期也不像发达国家那样长期处于低位,因此这些国家往往无法像美联储一样采取“等等看”的态度。

今年6月德尔塔毒株尚未在美国引发新一波疫情时,美联储预计的下次加息时间在遥远的2023年,而疫情反弹还可能进一步推迟加息进程。但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在高通胀的压力下今年就已经大幅加息。

3月以来,巴西央行就已经四次加息,利率从2%累计上升至5.25%,央行还表示随时准备加息到“中性”水准以上以遏制通胀。俄罗斯7月也宣布加息100个基点,目前利率已达6.5%。本月早些时候,墨西哥、秘鲁等国也相继宣布加息。

然而,加息很可能会使新兴市场国家本就并不顺利的经济复苏进程更加困难。加息本身就会增加政府的举债成本,而加息同时还会导致经济增长下降,进一步减少政府的财源。巴西央行行长罗伯托·坎波斯·内托(Roberto Campos Neto)8月12日就曾表示,外国投资者已经开始担忧巴西财政状况恶化。

因此,新兴市场国家对美联储的政策动向也密切关注。如果未来经济形势使得美联储的货币紧缩快于预期,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状况很可能雪上加霜。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