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项目 > 正文

奶茶:加盟店“十店九亏”

简介“开茶叶店”,听起来文艺又轻松,一直被认为是一门好生意,尤其是头部的新茶品牌,不仅因为“干净红茶”和“爆款”而处于大众关注的中...

“开茶叶店”,听起来文艺又轻松,一直被认为是一门好生意,尤其是头部的新茶品牌,不仅因为“干净红茶”和“爆款”而处于大众关注的中心,也受到资本的追捧。

6月30日,奈雪的茶“新茶第一股”正式登陆港交所。创始人彭昕和赵霖在鸣响现场表示,上市只是马拉松中途的一个补给站,未来的挑战依然很大。

这种说法并不低调。奈雪的茶仍面临盈利压力:2020年奈雪营收将达到30.57亿元,调整后净利润仅为1664万元(非IFRS)。

就在奈雪的茶上市前一个月,词条#马伊琍道歉#冲上热搜,马伊琍的茶品牌“茶兰”涉嫌诈骗7亿余元,引发关注;期间,估值200亿元的蜜雪冰城因食品安全问题被链查;随后,瑞安的“茶主播”也被指控诈骗,700人被骗数亿元。

从此,茶道迷人的隐秘一面浮出水面。有10年餐饮经验的“茶兰”加盟商徐舟(化名)告诉记者,无论是像奈雪的茶这样的头部品牌,还是不知名的小品牌,靠卖奶茶赚钱都非常困难。加盟是一项有利可图的业务。因此,奶茶加盟行业充满了混乱。

许舟透露,一批批没有“如何经营好茶叶店”经验的加盟商,被“画大蛋糕”的恶意招商拖累,大多惨淡离场,“堪称‘九死一生’”。

随时随地喝一杯奶茶已经成为很多年轻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视觉中国已经成为许多年轻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视觉中国.

根据艾媒的数据,只有18.8%的茶店持续经营超过一年。

头部品牌难以盈利,加入奶茶的存活率极低。那么,谁才是茶叶市场上千亿元以上的“奶酪”?为什么热茶店会成为无数创业者注定失败的生意?  惯用手段虚假宣传 品牌真假难辨

大学毕业后,萧肃(化名)选择回到三线城市的家乡。两年后,他和女友商量是否开一家茶叶店做副业。“茶馆、咖啡店、书店,还有文艺青年创业的三大坑。我们想开茶叶店,不是因为文艺,而是因为赚钱。”萧肃告诉记者。

在一些人眼里,“小苏联人”赚钱的梦想已经成为一项利润丰厚的生意。近年来,市场上出现了大量的奶茶品牌,他们想尽办法吸引加盟商。但收钱后采取了“不管怎样”的政策,让加盟商“自生自灭”。这类品牌的所有者在业内被称为“快速招聘公司”。虚假宣传已经成为这类公司吸引加盟商的惯用手段。

《每日经济新闻》作为加盟商,记者联系到负责奶茶品牌“遇见奶牛”招商的丁毅(化名)。根据沟通,想要加入“遇见奶牛”,需要一次性为品牌支付13.49万元,其中加盟3.98万元,定金1万元,设备购置5万元,原材料1.5万元。之后每年还要交8500元的“服务费”。

1.5万元原材料能支撑多少营业额?“4.5万元到5万元。”丁先生向记者强调,“奶牛的定价是让加盟商有70%~80%的毛利毛利率,也就是75%左右。”

真的是这样吗?从丁毅提供的信息中,简单计算就可以知道,如果加盟商遇到奶牛,加盟商从品牌购买的原材料成本已经占到营业额的30%~33.3%,但仅靠奶牛提供的原材料不足以制作成品,一些奶茶必不可少的原材料,比如水果,还是需要加盟商自己购买,造成额外的成本。

记者指出,“毛利率很难达到70%~80%”。丁一没有正面回答,而是为t算了账。

拥有广泛社会知名度的名人是快招公司的“主力军”。在记者获得的一条微信聊天记录中,加入查志乐的负责人

安琦(化名)加入茶叶店的时候没有想太多。付了代理费后,她发现自己被一个盗版品牌抓住了。“大意了!那家公司给我们出口了一整套方案,连员工的衣服都统一了,但是从产品包装上还是能看到奶茶的新频率和名字。这是盗版品牌。”安吉说。

ldquo“李悝jy遇见李鬼”的故事在奶茶圈并不罕见。

今年6月,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公布了2021年第二批“铁拳”典型案例。其中,21家茶叶店的19家经营主体侵犯“COCO、Tu”注册商标专用权。此外,2017年,奶茶品牌“鹭鸶巷”被7000家山寨店围攻,用了近三年时间才赢得维权。

据公开报道,查志兰案涉及一家典型的快速招聘公司。犯罪嫌疑人金、王为获取非法利益,成立餐饮公司,并在未经权利公司授权许可的情况下,设立多个虚假名牌奶茶招商网站,设计发布带有“品牌加盟”字样的招商广告。

随后,团队收购或注册了50多个奶茶品牌,并安排电话运营商推进特许经营业务。“茶芝兰”是该团伙50多个“马甲”奶茶品牌之一。

史静律师事务所的徐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加盟连锁茶叶店可能会涉及到很多风险,比如非法传销、虚假宣传、加盟费难退等。

面对加盟乱象,徐浩建议,加盟前除了对加盟项目进行考察和盈利能力分析外,还需了解特许人所在公司和股东的商业信誉、特许人是否具备商业特许经营条件及其宣传的“核心”。

资源”,如商标、专利和专业技术等。

  茶饮是门精细生意 加盟十店九亏

  作为资深业内人士,许周对快招公司的说辞嗤之以鼻。许周表示,当一家店的营业额达不到固定成本的150%时,肯定亏本。“这类说辞都是在当事人不知道实情的情况下,诱骗别人前来加盟。”

  那些毫无经营经验的加盟商,在真正开起茶饮店后,会迅速发现经营之艰难。来自江苏的周岩(化名)向记者透露,他在2015年加盟了某个中小奶茶品牌,当初和他同一批培训的加盟者将近40人。

  “当时,我觉得我手头的门店怎么都无法盈利,而我咨询品牌公司,公司往往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到最后只能关店止损。”周岩打听了一圈,与他同期的加盟者中,至少有几十万的亏损,大部分门店早已停业止损,“基本上是十店九亏。”

  有亏损的,自然也有赚钱的。许周是茶芝兰门店店主,即便是茶芝兰品牌处于负面新闻的漩涡中,他经营管理的这家门店依然在盈利。

  许周表示,经营一家茶饮店,真正重要的根本不是挂什么招牌,而是如何做好日常经营。在茶芝兰出事之后,许周加强了与其他加盟商的交流,这才发现,大多数加盟商并不知道如何运营好一家门店,这才是他们亏损的真实原因。

  加盟之初,许周便知道茶芝兰不是什么大品牌,在他看来,选择并加盟一个茶饮品牌不过是入门,对茶饮门店进行管理和运营才是实现盈利的关键。“正常经营一家茶饮店,80%靠自己,20%靠品牌,才是正常的情况。”

  在许周眼里,开茶饮店是一个“重活”“累活”。为了减少成本,许周自己也充当了茶饮店伙计。“门店从今年2月开始营业以来,我到现在都没有休息过,每天早上9:30开始上班,晚上10:30下班。”

  作为店铺的管理者和所有者,不算进货费用,许周每月要承担高达34000元的固定支出:给自己开工资7000元,两个全职员工、一个兼职员工的工资总共12000元,另有15000元的门店房租。

  许周透露,目前,自己每个月有50000元左右营业额,但这是在他精细的成本管控和有经验的运营基础上才能达到的一个数字。

  事实上,许周已经在餐饮业奋战了整整10年。“2011年我就进入了餐饮行业,在一家快餐品牌做兼职,2014年,我在一家奶茶店做店长助理;2016年开始,我在快餐品牌担任副经理,专门学习品牌的管理规范;2017年开始,我帮助所在公司开拓市场,开立并运营了两家西餐厅。”

  在许周看来,快招公司的“恶”在于,不负责任地将一群完全不懂得如何经营好一家茶饮店的“餐饮小白”们诱骗进去开了一家奶茶店,然后任其自生自灭。

  “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明白,有些加盟商本身并不具备餐饮行业的经验,为什么要选择加盟茶饮店。真的以为像传言的那样,茶饮店有那么好做吗?开一家火一家?那不可能。”许周说。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记者表示,奶茶赛道头部企业说原材料高所以不赚钱都是噱头。“哪一家头部企业的成本不高呢?盈利的关键在于管理,供应链管理水平如何,采购管理如何,人员培训如何,门店管理如何。让自己的管理体系升级迭代,才是盈利的关键。”

  茶饮赛道依然不停地有人满怀梦想地进来,又无可奈何地出去。

  有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1月30日,中国茶饮企业总数超30万家;受疫情影响,2020年,茶饮行业注册增速放缓,但仍新增超2万家。

  而另一面,据《2020新式茶饮白皮书》,截至去年,停止营业的茶饮企业超13万家,占茶饮行业企业总数的43%。

  此外,随着茶饮加盟乱象被越来越多人所了解,快招公司的花样开始翻新。记者在“茶颜悦色加盟”的网页上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后,引来了一位业务员的电话。意外的是,对方极力劝说记者不要加盟做奶茶,而去加盟他的餐饮项目,“99%赚不了钱,奶茶加盟基本半年换一次血”。

  他表示,自己在连锁加盟领域“摸爬滚打”很多年,加盟奶茶的生意“给他钱他都不一定去做”。他对记者说:“加盟做奶茶前一两个月不赚钱,可能还能给自己找找借口,但是半年一到,一般就该交下半年租金了。这个时候没有盈利的加盟商基本都把店转手出去了。那些一年付一次租金的加盟商,也开始盘算把店转出去,起码亏得少一点。”

  招揽加盟一本万利 行业畸形发展

  加盟乱象,其实折射的是茶饮行业畸形的现状。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真正赚钱的并不是头部茶饮品牌,招揽加盟商才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某些知名新茶饮品牌虽然营业额高,但它的成本也很高,真正的大品牌不是靠门店盈利来赚钱的。”许周表示。

  以蜜雪冰城为例,据媒体报道,其营收来源很大部分是向加盟商收取加盟费和材料费(即供应链费用),加盟商自负盈亏,但蜜雪冰城却能在加盟费上“旱涝保收”。

  蜜雪冰城官网资料显示,加盟一家蜜雪冰城奶茶店至少需要35万元,其中大部分是缴纳给蜜雪冰城。

  目前,已成气候的头部品牌的加盟费,更不是一个小数目。小苏曾在了解各类品牌的加盟政策后,放弃奶茶创业,因为“(加盟费)太贵了”。他对记者表示:“COCO没有加盟,他们的区域代理好像是150万元。沪上阿姨、R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