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项目 > 正文

渣灰:GMV在跨界面市场一年半累计突破1亿。离下一个“蜗牛粉”还有多远

简介渣渣灰:跨界面市一年半GMV累计破亿,距离下一个“螺蛳粉”还有多远 从“贪玩”到“贪吃” 2017年,著名演员张...

渣渣灰:跨界面市一年半GMV累计破亿,距离下一个“螺蛳粉”还有多远

从“贪玩”到“贪吃”

2017年,著名演员张家辉代言了《陪蓝月亮玩》的页游,这是一款由贪玩游戏发行的游戏。陈小春和古天乐都表示赞同。随着游戏在各大网站的广告投放,广告开场白中不规范的普通话自我介绍让“渣惠”迅速成为遍布网络的网络梗。这家制造“流量黑洞”屏蔽全网的公司,在2020年选择以“渣灰”这个全新的IP,在另一个全新的领域再次探索流量密码之路。现在,这个具有网络名人属性的米粉品牌已经“扑”到了整个网络渠道。

2020年,淘气游戏成功入选粤港澳大湾区最具创新力企业GBA50总榜单,与华为、腾讯等大公司并列。渣灰的创立,正是因为出生于江西,专注于家乡发展的集团总裁吴偶然发现了100亿米粉的市场。在吴的商业蓝图中,“淘气”以游戏为引擎,将打造电商、数字营销等商业生态。

据渣灰经理告诉红碗社,吴在疫情期间看到了快餐行业的市场和机遇,决定在游戏之外打造一个“贪婪”版块,进军电商和跨境食品行业领域。截至目前,矿渣灰的销售额已迅速突破1亿元大关。基于“贪玩”的互联网基因,在一个全新的领域,通过营销运营IP的核心能力,营销效果迅速提升。

“渣灰源于对互联网大数据背后‘年轻人’的洞察,在游戏公司的背景下有着独特的互联网基因加持。在产品投放市场之前,团队花了半年时间做市场调研,通过对快餐技术的研究,发现地域美食有很大的市场机会。渣灰以具有乡土气息的江西米粉为核心,致力于将中国美食的乡土气息带到餐桌上。以内容营销、直播电商等新消费渠道为主要手段,缩短品牌与消费者的距离,旨在通过区域美食的线上化、快餐化,重新定义区域美食的广度。”

经理胡夫表示,南昌混合粉和柳州螺蛳粉一样,有着广泛的消费者认知,但随着传统方便食品市场的更新迭代,为新的方便食品的突然出现创造了机会。渣灰是互联网基因与地域美食的创新结合。通过品牌IP运营,打破了地域美食江西米粉只能线下品尝的桎梏。目前,渣灰已经形成了以传统电商渠道矩阵为骨架,以直播、内容等新型营销矩阵为核心,以私域、线下渠道矩阵为表面的独特营销推广模式。

渣渣灰的营销之道

2020年10月底,渣灰南昌混合粉在天猫上正式上线,在一个月的销量排名中闯入单品俱乐部前三。目前,渣灰Tik Tok官方账号粉丝数已超过28万,销售主阵地由传统电商平台拓展至新电商渠道Tik Tok。

胡夫说,渣滓灰成立之初就成立了自己的米粉实验室,研究了几十种米粉,发现每一种米粉都柔韧结实,还研究了上百种调味品的复合调味料,还原家乡美味的地方风味。“我们希望通过‘渣灰’这个品牌,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到我们在国潮区域美食上传递的时尚快乐的新快餐文化。”

据了解,目前矿渣

渣灰:GMV在跨界面市场一年半累计突破1亿。离下一个“蜗牛粉”还有多远-第1张

Ash自主研发的SKU有11款,包括6款经典荤素混合粉、2款区域炒米粉、3款汤粉。“江西是米粉大省,渣灰米粉采用江西早籼米制成,直链淀粉含量超过25%。结合传统发酵工艺,辅以清爽的辣酱,七种食材还原了地道的南昌混合面味,咸菜、萝卜干、花生,口味层次丰富。即使不在南昌,也能品尝到正宗的南昌拌粉。”谈到供应链,胡夫说

更重要的是,集团有自己的MCN机构,独立孵化垂直美食家的主播。在Tik Tok电商兴起的大背景下,渣灰已经形成了成熟的直播体系,实现了从14: 00到凌晨2: 00的12小时直播销售。据统计,经典混粉系列在Tik Tok渠道的累计销量已超过1000万盒,并与Tik Tok多家美食家建立了深度内容输出体系。比如拥有1580w粉丝的Tik Tok美食达人《小北饿》,在产品层面之外,用真实的体验内容和短视频直播模式,传达了米粉更深层次的消费理念。

“渣灰是一个有自己互联网基因的米粉品牌,聚焦Z世代人群。在流量的包裹下,我们有一个深远的目标。面对整个快速崛起的新快餐市场,渣灰化的步伐会更快。随着品牌的发展,将拓展到更多的快餐品类和消费场景。目前,渣灰产品的研发方向将集中在解决米粉的工艺问题上,因为米粉的痛点在于蒸煮时间长(需要15分钟才能蒸煮)。对于方便快餐消费者来说,迫切需要渣灰在美味健康食品的基础上,通过缩短烹饪时间,给顾客更好的体验来突破。目前已经开发出多种三分钟煮熟的新鲜米粉产品,接下来,将推出方便米粉产品,满足更多消费场景的需求。目前米粉行业在不断更新迭代,我们也希望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推动行业的整体发展。”

诚然,渣渣灰的“野心”并不仅限于线上。据胡夫介绍,南昌中华米线街首家渣灰沉浸式主题米线店将于12月28日开业,集品牌定制场景剧本杀和米线店双重业态于一体。作为线下零售餐饮的“新手”,探索一店两店的“新营销”模式,占据上下两层。

地150㎡。而且在今年双十一期间,以“渣渣杀”命名的系列剧本杀——渣渣杀の米粉江湖「请留步,你听我嗦」已经上线“剧本杀”APP,由渣渣灰品牌与剧本杀app跨界联合,共同开发的首部剧本杀——故事发生在2333世纪,阿灰和他的朋友们穿越回千年前的米粉江湖,寻回失传的食谱,重新唤醒未来人类对美食的追求。

“这个店也是渣渣灰进军线下的一次尝试,以一种全新的经营模式,让米粉品牌更加

渣灰:GMV在跨界面市场一年半累计突破1亿。离下一个“蜗牛粉”还有多远-第2张

贴近年轻人生活,也是区别于传统米粉餐饮店,一旦这一试点验证成功,我们将会在其它城市也逐渐铺设开来,这是我们将‘渣渣灰’IP实行变现的又一途径。”

胡龑进一步透露,集团旗下的“贪吃”事业部也即将推出其它本地生活服务品牌,比如水果礼品品牌“钱橙”。另外,集团还打造了一个养生潮玩品牌Bro Kooli酷礼,近期这一品牌的部分产品将进驻市场销售。

渣渣灰给行业的“启示”

据品牌方透露,渣渣灰目前还没有融资意向,虽说前期研发、营销投入巨大,但目前项目整体还处于一个健康的范畴。“从0-1的过程我们以货真价实的优质产品和独特的品牌形象给消费者留下印象,让渣渣灰形成一定的品牌口碑和良好复购,使得渣渣灰在一个细分的品类逐渐冒头,受到消费者认可,这是我们做品牌的初衷。”

纵观整个米粉行业,的确在很长时间里都没有引起市场的足够重视。一方面是因为米粉种类繁杂、流派众多,关注度较为分散,比如湖南以常德米粉、长沙米粉、湘西米粉等著称;广西米粉除网红螺蛳粉外,还有桂林米粉;江西以南昌拌粉出名;在美食众多的四川和贵州,米粉品类也非常多……因此米粉这个大品类还是作为地域美食在当地出圈,以街边实体餐饮店为主。

另一方面,在南方城市,米粉多作为早餐和小吃,实惠的价格,难以形成强价值感,因此规模没有做强做大,直到螺蛳粉的火遍全国而爆发崛起。

渣渣灰抓住契机走出了一条不同寻常“米粉”之路,用IP营造了品牌的强认知、以速食品类切入,在线上快速出圈,再结合当前年轻人喜爱的消费场景,顺势将品牌势能引到线下,这个某种程度上“聪明地”规避了上述米粉品类的行业痛点。

胡龑表示,南昌拌粉之于江西正如螺蛳粉之于广西,2020年袋装螺蛳粉的产销超过百亿元更是最好的例证,给了渣渣灰很大启发。“相比线下餐饮店,米粉速食化、零售化打破了空间和区域的限制,让产品在更大的空间范围内流通,这个市场教育成本要远低于开线下店,而近年来一些行业品牌的融资事件逐渐增多,事实证明,米粉是一个巨大的增量市场。”

米粉品牌出圈的动作也频频涌现,例如诞生于2014年的霸蛮米粉。由于霸蛮米粉坚持集“堂食 外卖 小吃外带 零售分销 电商运营”于一体的运营模式,保持着高速的扩张。截至今年9月,霸蛮不仅完成了总计亿元人民币的B 轮和C轮融资,市场推广计划也大获成功。

还有前段时间披露融资的贵州米粉品牌“贵凤凰”,目前已完成番茄资本的千万级人民币A+轮融资,贵凤凰从贵州省著名的民间小吃羊肉粉为切入口,辅以脆哨粉、辣鸡粉、牛肉粉等,通过相对大众化的羊肉粉,带动了贵州其它地区特色小众米粉的推广与传播。

这些都给渣渣灰带来了极大的信心,作为以南昌拌粉为主打的米粉品牌,渣渣灰的首要目标是作为江西米粉头部品牌出圈,不仅是销售出圈,更要实现美食文化出圈和IP出圈,他们坚决看好米粉这个品类的市场成长性和文化根基性,基础受众多、品类生命周期长,以这些为前提,再结合游戏背景的互联网大数据运作的模式和成熟的品牌IP运作手法、渠道开拓方式,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渣渣灰也能顺势突围,在这个千亿赛道占据一席之地。

渣灰:GMV在跨界面市场一年半累计突破1亿。离下一个“蜗牛粉”还有多远-第3张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