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项目 > 正文

2370亿元,KKR掀起又一场豪赌。

简介2370亿元,KKR又掀起一场豪赌 2021年11月22日,意大利电信宣布收到美国PE巨头KKR的无约束力收购要约,...

2370亿元,KKR又掀起一场豪赌

2021年11月22日,意大利电信宣布收到美国PE巨头KKR的无约束力收购要约,意在将意大利最大的电信集团私有化。

根据公告,KKR对意大利电信100%股权的报价为108亿欧元。此外,KKR必须承担约222亿欧元的净债务(截至9月30日)。这意味着总投标报价接近330亿欧元(约371亿美元,约合2370亿人民币)。如果收购完成,这将是迄今为止欧洲最大的投标报价。

对于杠杆收购的鼻祖KKR来说,超大规模收购已经司空见惯。但这一次类似于“蛇吞象”:相比之下,欧洲第五大并购的总规模;KKR在2019年筹集的资金只有58亿欧元。

据了解,KKR目前正在进行第六次欧洲并购。目标规模为58亿欧元的基金,预计2022年1月完成。

KKR的报价比前一个交易日意大利电信的股价高出50%。KKR的报价公布后,意大利电信的股价在11月22日上涨了30%。

然而,这一提议遭到了意大利电信最大股东威望迪的拒绝。11月23日,威望迪发表声明称,无意出售股票,KKR的报价“缺乏对意大利电信价值的尊重”。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交易会夭折。KKR这次是有备而来,这场2000多亿元的资本大戏才刚刚开始。

KKR闻到了垄断的味道

意大利电信是意大利最大的电信公司,也是欧洲第六大电信公司。除了意大利,意大利电信还将其业务扩展到巴西,控股巴西移动运营商TIMSA。

从历史上看,意大利电信曾经是意大利电信业的垄断者,但现在已经今非昔比。财务报告显示,意大利电信近五年营业收入逐年下降。2021年预计营收156亿欧元,同比下降1.2%,较2018年下降17%。

同时,意大利电信的债务情况也令人担忧。意大利电信目前负债总额为330亿美元。11月19日,标准普尔;穷人的

2370亿元,KKR掀起又一场豪赌。-第1张

戴尔将意大利电信的信用评级从BB下调至BB,理由是“收入疲软”。此前,穆迪还下调了意大利电信的信用评级。目前三大评级机构对意大利电信的信用评级都是垃圾。2021年,意大利电信为了摆脱困境,不得不裁员1200人。由于业绩不佳,意大利电信股价近五年下跌超过50%,目前市盈率仅为1.5倍。KKR此时发起收购意大利电信集团,颇有逢低吸纳的味道。

但KKR的投资逻辑不是简单的“两难逆转”。

事实上,KKR对意大利电信业的兴趣由来已久。2020年,意大利电信将最后一英里业务从交换机拆分到家庭,并成立了子公司FiberCop。随后,KKR斥资18亿欧元收购了烽火37.5%的股份

看到意大利电信走下坡路,KKR不得不拿出数百亿欧元进入市场。猜算盘不难。

这个问题的关键是,意大利政府正在推进一项所谓的超高速网络连接计划,目标是在意大利实现fttp。为了避免

2370亿元,KKR掀起又一场豪赌。-第2张

为了避免重复投资,所谓的“单一联网”方案被抛出。根据这一计划,意大利电信的固定网络将与意大利另一家主要电信公司、由意大利政府控制的Open Fiber的固定网络合并,形成一个覆盖整个意大利的单一网络。从金融的角度来看,单网一旦建成,将垄断意大利的宽带市场,这显然是一项利润丰厚的业务。KKR的目的无疑是从中分一杯羹。

11月初,有媒体爆出,KKR欲增持FiberCop股份,推动其与Open Fiber合并。此外,如果能得到意大利政府的同意,KKR不介意直接投资意大利电信。半个多月后,KKR真的发出了要约收购。

然而,目前,这种单一网络计划的未来尚不明朗。2021年意大利新政府上台后,这一计划一度被搁置。KKR的加入给这场战争带来了新的变数。

KKR卷进意大利电信的“三国杀”

KKR的报价一发出,意大利电信的最大股东Vivendi就在11月23日发表声明,称无意出售其股份,并指责KKR的报价太低,无法反映意大利电信的真实价值。

来自法国的Vivendi是世界上最大的媒体集团之一。环球音乐是世界上最大的音乐公司,属于威望迪。和KKR一样,威望迪也以擅长收购而闻名。游戏玩家很可能听过它的名字——。威望迪曾收购著名游戏公司暴雪,并对育碧发起敌意收购。

威望迪将是KKR收购意大利电信的最大绊脚石。

威望迪长期以来一直是意大利电信的股东,目前持有其23.75%的股份。由于意大利电信的股价近年来一直在下跌,维旺迪

的这笔投资损失惨重。据测算,维旺迪的持股成本平均为1.03欧元/股,几乎是KKR目前给出的0.505欧元/股报价的两倍。按意大利电信集团目前的股价,维旺迪账面的投资损失高达18亿欧元。

眼看意大利的单一网络计划正在推进,维旺迪并不愿意在此时止损离场。在11月23日的声明中,维旺迪表示将继续长期持有意大利电信集团的股份,没有任何出售打算。

不过,维旺迪的反对其实是意料之中的,对KKR来说,更重要的是另一关键当事方——也就是意大利政府——的支持。

由意大利财政部控股的投资银行CDP,目前持有意大利电信集团9.8%的股份,是仅次于维旺迪的第二大股东。而意大利财政部发言人日前已经表示,KKR对意大利电信集团的兴趣“是一个好消息”。

实际上,因为前面提到的单一网络计划,意大利政府与维旺迪目前并不和睦。意大利政府希望,意大利电信集团与Open Fiber合并后的新运营主体,应当脱离意大利电信集团的控制,而维旺迪对此非常抗拒。

必须一提的是,CDP目前也是Open Fiber的控股股东。也就是说,按意大利政府的设想,合并后的单一网络运营商,将会由政府控股或共同控股。

此前,CDP与维旺迪在意大利电信集团的董事会上已经闹得不可开交。意大利电信集团现任CEO亦主张放弃对合并后新公司的控制权,以解决合并计划在政治上的阻力,维旺迪主张罢免他,但遭到CDC的反对。

KKR的加入,则让这场斗争成为一场“三国杀”。此前KKR曾对媒体放风称,KKR的计划是将意大利电信集团的固网资产作为政府监管的资产运行,似乎是在争取意大利政府的支持。

KKR的要约收购最低只需要51%的股东同意,因此理论上可以不顾维旺迪的反对而强行推进。但交易还需要至少三分之二的董事会成员投赞成票,而维旺迪在意大利电信集团目前的15人董事会中占据5席,有能力发起阻击。

这场错综复杂的三方大战,走向依然扑朔迷离。除了KKR之外,还有其它PE巨头也可能在未来加入战局。据路透社报道,欧洲PE巨头CVC和澳大利亚PE巨头Advent也在研究收购意大利电信集团的可能性。对此,这两家基金都回应称,愿意与所有利益相关方合作制定有利于意大利电信集团发展的解决方案。他们还否认与维旺迪有任何联系。

2370亿元,KKR掀起又一场豪赌。-第3张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