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项目 > 正文

又是一条“卡脖子”的赛道,王兴投了麻省理工的博士。

简介又是一条“卡脖子”赛道,王兴投了一个麻省理工博士 王兴在饭局上说:“投资赚钱不好,但投资花钱真的很快。”但是,你看,...

又是一条“卡脖子”赛道,王兴投了一个麻省理工博士

王兴在饭局上说:“投资赚钱不好,但投资花钱真的很快。”但是,你看,只要是美团这两年感兴趣的项目,基本上都是超前投资。能快速花钱吗?

即使参与医疗手术机器人项目,美团龙珠也是佼佼者。公开资料显示,康诺特成立于2019年9月。创始团队致力于为全球顶级医疗手术机器人专家公司研发创新手术机器人,并已完成软组织手术机器人等主要专业化手术机器人的布局。

CVSource投资数据显示,康诺特已完成两轮融资。2020年11月,祁鸣创投、宋庆资本、高蓉资本、先锋K2VC投资公司A轮,一年后完成美团龙珠牵头的B轮5亿元融资。新机构还包括礼来亚洲基金和新世界发展集团。

与其他机构相比,美团龙珠是第一次投资手术机器人“医疗硬科技”项目,但美团在过去一年里推出了不少于4个机器人人项目。

又是一条“卡脖子”的赛道,王兴投了麻省理工的博士。-第1张

而且与此前投资的一些消费案例不同,对于这次投资,虽然金额不大,但在公开渠道沉默已久的王兴说了两句话:“美团相信科技会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好。希望与行业领军企业携手,助力优质医疗产品的临床普及和国产替代,推动医疗科技进步,为更多患者带来更美好的生活。这也与美国使团的使命高度契合。”

这一陈述揭示了两条信息。一是承担演讲的角色,这本身就意味着王兴参与了这次投资。其次,医疗技术也与美国使团的使命高度兼容。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国内替代”。上一次与美国使团使命高度契合,是共同繁荣。当时有企业家跟风,玩“合体”。

当然,看好进入医疗领域的不仅仅是美团,还有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百度等一批互联网巨头。所有这些都有相当深入的布局。比如我之前写过字节跳动,投资过心理健康、拜访妇儿医院、肿瘤咨询平台等一系列医疗领域目标。

手术机器人,又一个“卡脖子”行业

机器人手术的历史始于1985年成立的PUMA560,它可以更精确地进行神经外科活检。2000年,直觉外科开发的达芬奇手术系统获得FDA批准。经过十多年的发展,手术机器人已经在美国、欧洲等国家和地区的临床手术中得到广泛应用。

在一些外科领域,手术机器人的优势明显,比如更安全、精度更高、创伤更小、恢复更快。专治医疗的天风资本创始人关继峰,曾经给忠旺举了一个生动的例子。“切一个单孔伤口不到3厘米,不用输血就可以切除直径10厘米以上的肿瘤。”

根据CVSource的投资数据,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医疗器械领域的投资已经超过500笔,其中手术机器人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赛道。仅上个月,包括梅奥磁业、舒锐科技、昌木谷、景峰医疗、新君特在内的多家公司就完成了融资。

其中,今年11月初刚在港股上市的微创医疗机器人,市值超过500亿港元,与母公司微创医疗接近,是二级市场炙手可热的明星。在它的招股书中,我们可以一窥目前手术机器人的市场情况。关键有三点:需求旺盛但渗透率低,研发多;d要求高但壁垒高,国产替代呼声高。

目前,手术机器人主要应用于五个快速发展的手术领域:内窥镜手术机器人、骨科手术机器人、泛血管手术机器人、通过自然通道的手术机器人、经皮穿刺手术机器人。康诺特主要专注于市场规模最大的腹腔镜手术机器人。“多孔腹腔镜手术机器人的产品研发已经完成,将快速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手术机器人对创始人和团队的综合能力要求极高,即使产品研发完成,也要面对很多层面,比如相关部门审批、诊所等等。一旦批准正式上市,采购医院将不得不考虑重置成本。因此,从技术壁垒到市场壁垒,手术机器人是目前优秀的目标。

在这里,我们必须提到康诺特的创始人欧国伟。他是波士顿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国内医疗手术机器人专家。他深耕行业数十年,曾参与全球手术机器人龙头和达芬奇单创手术平台的研发。2016年,欧国伟回到母校香港中文大学任教,并担任工程学院机械与自动化工程系副教授、联席主任。

欧国伟和萨里科技、景峰医疗等手术机器人公司的创始人一样,拥有工业机械、医疗、软件等多重专业背景。在此次康诺特融资中,研发;数百人的研发团队被特别强调,研发;在深圳、香港、美国设立d中心,以“掌握并实现机械架构、电气架构、软件架构、复杂算法、视觉成像系统等核心技术的自主研发。”

然而,手术机器人距离研发完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d到临床申请并获批上市,与萨里科技这样的单孔腹腔镜机器人相比,走弯道超车路线在技术上已经成熟。从现有的市场结构来看,未来的竞争预计会很激烈。

但无论如何,选择一条渗透率低、市场前景巨大的赛道,这就是“卡脖子”,王兴这次可以说是非常准了。如果你看看美团这两年的投资案例,你会看到两个字,信心。

美团的无奈,王兴的精明

互联网巨头CVC,无论是投资医疗还是硬科技,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投资康诺特手术机器人是纯粹的。

TO B医疗科技类项目的,少。不信翻翻这些大厂近年来的投资案例,不说字节、 ,就连以投资著称的腾讯,以及旗下有医疗类上市公司的阿里健康,也没有类似的case,少数能翻到的,就是百度风投在2020年4月和9月,投资智能骨科手术机器人公司键嘉机器人A轮和B轮。

手术机器人真正的DeepPocket是高瓴,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目前高瓴已投资包括键嘉机器人、华科精准、唯迈医疗和远也科技、德美医疗等多个相关项目,还是微创机器人上市时最大的机构投资人,在前文提到的手术机器人五大方向中,高瓴几乎都有覆盖。

高瓴投手术机器人,那是“优秀传统”,用占领一整个赛道的方式,去赌一个确定的未来,那美团的投法显然不一样,他们为何在此时领投康诺思腾?

先来看看其他互联网大厂布局医疗的打法,回过头就更清楚王兴的盘算了。

我曾在《刚刚,一位北大系女博士的两家医疗公司,一起被字节投了》分析过,除了成立“小荷健康”外,字节跳动最近几次在精神健康、妇儿医院、癌症医院等医疗健康细分赛道的布局,总结起来有两个目的,一个是避免踩坑,一个是流量连接。

可以明显看到,字节凭借自身的庞大流量、数据,以及商业化变现能力,可以帮助被投企业与C端进行高效地连接,同时自己还能赚的盆满钵满,总的来说是围绕“现金流”在做文章,因此你看字节跳动选择的精神健康、高端妇产医院、癌症医院等,都是高客单价,非常正规、坑也比较少的项目,未来也未必不会谋求并购这些“现金奶牛”。

阿里在B端则是着重“医疗数字化和信息化”这个命题,今年7月,阿里入股上市公司卫宁健康,去年12月,阿里健康战略入股其前副总裁玄难创立的初创公司熙牛医疗,再往前还能追溯到2014年,阿里联手云锋基金,对21CN 进行总额1.7亿美元的战略投资。

案例当然不止这些,但总的来说,在2015年提出“Double H(happiness health)战略后,阿里的打法也比较清晰,即利用自己在软件、大数据、平台搭建、云计算等方面的优势,为医疗机构提供数字化和信息化的解决方案。

再说回美团。在2020年度财报的分析师电话会中,王兴曾称机器人是美团投资的关键垂直领域之一,因此你看近两年美团投资了配送机器人普渡科技、工业机器人梅卡曼德、通用智能机器人非夕机器人、清洁机器人高仙等

又是一条“卡脖子”的赛道,王兴投了麻省理工的博士。-第2张

多家智能机器人公司,这就颇有些围绕自身业务去投赛道的打法。

但是在医疗领域,我的看法是,美团还没像阿里或字节一样,形成稳定的思路,更多还是尝试。

一是沿着美团的的本地生活无边界战略,围绕着商家进行布局;二则是王兴个人意志的体现。比如2020年,美团曾投资医疗机构SaaS平台领健,之后围绕着轻医美、买药等细分领域提供相应服务,2019年底还曾上线百寿健康网,除此之外,没有看到美团在医疗领域有更多的布局。

前文说了,从患者的角度看,手术机器人安全、精度高、创口小、恢复快,且是一个渗透率低,且市场前景巨大,又被“卡脖子”的赛道,因此从纯财务来讲,这应该是一次非常完美的财务投资,王兴高就高在无边界,“美团让人们生活更加美好”这种阐述方式,还真是个能保留“可能性”的思路,就连需要“试试”的医疗投资,都可以以此注解。

以前王兴喜欢谈丛林,“紧张工作之余我有时会稍作遐想,如果早出生一百万年,作为一个男人,此刻我应该正在狩猎。我应该围着兽皮裙,手持标枪,正在捕捉山羊野鹿,也可能正和虎豹豺狼大狗熊做生死之搏。如果我干不好,我就会被咬死,我的家人族人就会饿死。每想到这里,我就决定集中精力,回到中国互联网这个现实丛林中来。”

当互联网这个现实丛林的猎物在减少,康诺思腾起码暗示了一种可能,成了一剂解药。

又是一条“卡脖子”的赛道,王兴投了麻省理工的博士。-第3张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