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项目 > 正文

IPO前夕突然停了下来,一切都很难“安心”

简介IPO前夕突然叫停,百心安难“心安” 11月25日报道(文/韩文静) 原本在11月26日开启港股IPO大门的白新安,...

IPO前夕突然叫停,百心安难“心安”

11月25日报道(文/韩文静)

原本在11月26日开启港股IPO大门的白新安,在上市前夕主动叫停。

11月22日晚,从事介入心血管器械的白新安发布公告称,鉴于目前的市场情况,经咨询独家全球协调人,本应于11月26日举行的公司全球发售将延期,根据招股书将不再进行,申请公开发售的股票将予以退回。

公司预计将于11月25日以电子自动退款指令或退款支票的方式将退款寄回给相应投资者。

资料显示,百希南是一家创新型介入心血管器械公司,成立于2014年。公司自成立以来,没有产生任何收入,也没有任何可以商业化的产品。仅今年上半年的亏损就超过了2亿。再加上近期港股市场对医药股反应平淡,白心安延迟上市可能是目前能做出的最好选择。

缺少基石投资人,高盛退出保荐

针对医疗公司去年上市的事实,帕欣安在今年2月底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由高盛和华泰国际共同发起,6月份通过了聆讯,但最终终止了上市计划。

今年9月,白新安两次提交表格,但此后,之前的两个协办单位都改成了一个。高盛已从百信安生物招股书中消失,不再担任公司保荐人,华泰国际为独家保荐人。

根据计划,白新安计划发行1793.7万股,其中10%为公开发行,90%为国际发行,15%为超额配售。

11月16日至19日,帕辛安进行了股票发售。每股发行价介乎21.26港元至24.53港元,最高募资额约为4.4亿港元。然而,在本次IPO过程中,百信安并未获得基石投资者的认购。

但公募首日,百信安录得展览金额1.511亿元,未全部认购。IPO第二天,富途、华盛、利弗莫尔、艾德、惠利、新城、富昌等。贡献了近0.4%的贷款。

IPO前夕突然停了下来,一切都很难“安心”-第1张

361亿港元,百信安认购几近满额。订阅结束时的详细结果暂时无法获取。认购不及预期,也是促使白新安停止本次IPO的原因之一。

此外,现金流紧张也让白新安略显尴尬。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66亿元。公司估计,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将足以维持公司12个月的财务能力。

另一个我们不得不面对的残酷情况是,近期港股资本市场对无利可图的新医股一直比较冷漠。在此之前,今年三季度上市的信义医疗、创生集团、浩博医疗、先瑞达医疗,在上市首日均出现严重破发。

另据媒体统计,今年8月以来上市的9只新生物科技b股中,有7只首日破发,破发率超过70%。

医疗行业的冬天似乎比预期来得更早。曾经被称为“牛股发源地”的港股医疗板块,也难逃IPO停牌、上市破发、市值腰斩的命运。

整个行业正在经历估值回归的过程。此时此刻推迟上市,也可能是大环境影响下白新安的无奈选择。

成立七年零收入,亏损仍在加剧

由于人口老龄化、不健康的饮食和生活方式、较高的社会生活压力和环境污染等。

IPO前夕突然停了下来,一切都很难“安心”-第2张

动物和慢性病在中国越来越普遍。其中,心脏病和高血压已成为中国患者中最常见的致死性慢性病之一。根据Jost Sullivan的数据显示,近年来介入治疗以其手术时间短、创伤小、术后并发症少等优势逐渐取代传统治疗方法治疗这些疾病。

作为一家心血管介入器械研发创新公司,帕欣安致力于新一代全降解支架(BRS)和r

百信安的经营理念也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已完成多轮融资,包括2019年10月的4900万元A轮融资、2020年1月的2000万元B轮融资、2020年9月的2.11亿元C轮融资。除了5800万美元的D轮融资,还有TPG、君联资本、OrbiMed、郑新谷资本等知名机构。

目前,百信安生物已经开发出一整套。

IPO前夕突然停了下来,一切都很难“安心”-第3张

基于表面的介入设备正在研究产品组合。除了全降解支架和肾神经阻断产品管道,Paxil还在推动球囊导管研究产品的开发。

招股书显示,公司正在完成核心产品Bioheart所需的最后临床试验阶段,预计将于2023年第三季度获得国家医药产品管理局Bioheart的批准。此外,公司还在完成第二代Iberis的验证性临床试验,预计将于2023年第二季度获得国家医药产品管理局的批准。

准第二代Iberis。

在业绩方面,百心安的核心产品最快也要到2023年才能获批。由于百心安尚未有实际用于商业的在售产品,也无任何产品销售收益和客户,所以现阶段仍处在无盈利并持续经营亏损的状态中。

招股书显示,百心安生物2019年、2020年的净亏损分别为2371.9万元、3.40亿元;2021年上半年,百心安生物的净亏损为2.28亿元,2020年同期净亏损1364.5万元,亏损持续扩大。

百心安生物在招股书中称,其绝大部分经营亏损均源自研发开支及行政开支。2019年、2020年以及2021年上半年,百心安生物的研发开支分别为2153.0万元、2.46亿元和1.20亿元。

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公司已开发一款注册产品,并有八款处于不同开发阶段的在研产品。随着进一步推进临床前研究、继续进行在研产品的临床开发、为在研产品获取监管批准及进行生产、推出管线产品,以及增加业务营运所需人员,公司预计经营开支将会进一步增加。

赛道竞争激烈,主营产品并不突出

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心血管医疗器械行业市场规模为5.89亿元,到2020年增长至16.24亿元,预计到2021年中国心血管医疗器械行业市场规模将增长至33.17亿元。中国的心血管介入器械渗透率不高的背景下,存在很大的待开发的市场空间,

2014年,汪立创立了上海百心安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汪立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曾联合创建过微创医疗和凯利泰医疗,并带领了这两家企业上市,在介入心血管医疗器械行业拥有逾24年的经验。

目前,中国仅有两款已商业化的全降解支架产品,且均为第一代全降解支架产品,支柱厚度超过150微米。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百心安是中国仅有的四家拥有处于临床试验阶段的第二代全降解支架产品的国内公司之一,而Bioheart®预期将成为全球首个基于多中心随机对照临床试验(RCT)结果获得监管批准的第二代全降解支架系统。

一方面,中国的心血管介入器械市场前景广阔,但另一方面,行业也会吸引更多的玩家入场。当下,国内市场上全降解支架赛道的竞争十分激烈。

与早就实现商业化的乐普医疗相比,百心安生物商业化要到2023年,可能错失发展机遇。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港股上市公司微创医疗也在开发同类产品,进度比百心安稍慢一些,但是微创医疗产品的支柱厚度为100-125毫米,比百心安的厚度要薄。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全降解支架产品制造商不单在产品研发能力上竞争,在多方面的商业化能力上亦有激烈竞争,如销售及营销能力、建立及扩大分销网络的能力及与医院间的关系。

中国拥有处于临床阶段全降解支架产品的三家制造商中,微创处于领先地位,公司在中国拥有完善的医疗器械分销网络,与三级医院关系深厚。招股书中,百心安也提到,公司最终未必能够成功开发及营销BIOHEART®。

除了上市公司乐普医疗、微创医疗带来的压力,百心安还要面临一部分同类产品正处于临床阶段医疗器械企业,这条赛道将随时迎来同行竞争者。

与日俱增的亏损、竞争力并不强的产品、以及同行激烈的竞争,使得百心安的优势并不明显。如今,上市被按下暂停键的百心安,依然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