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项目 > 正文

离开华为后,他们共同进行了IPO。

简介离开华为,他们联手做出一个IPO 一个带有华为色彩的IPO即将诞生。 投资界了解到,深圳一博科技(简称“一博科技...

离开华为,他们联手做出一个IPO

一个带有华为色彩的IPO即将诞生。

投资界了解到,深圳一博科技(简称“一博科技”)不久前正式获得深交所创业板市委批准。这是一家从隐蔽行业跑出来的创业公司。其背后站着7名实际控制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即——名华为前员工。

其中,董事长唐长茂曾是华为的工程师,负责PCB基板单板电磁兼容研究。2003年,在华为鼓励内部创业的背景下,唐长茂与华为同事柯汉生一起创立了益博科技。随后,公司先后从华为招聘了王灿忠、郑宇峰、朱行健、李清海、吴军等多名工程师扎根PCB行业。时隔18年,这7位华为前同事即将一起走上IPO鸣响舞台。

这不是个案。从华为走出来的创始人已经成为了一名军人,在创投圈已经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华米科技创始人兼CEO、幻境创始人、合创始人、科技创始人张、UCloud创始人、云之讯创始人彭玉龙、威诺特科技创始人龙、汇川科技创始人朱兴明、鼎汉科技创始人顾庆伟.有狼基因的华为人自成体系,成为一群硬科技创业者。

七位华为老同事,创业18年,联手做出一个罕见IPO

这是一家充满华为基因的公司。

回到1998年,电子工程专业的唐长茂。

离开华为后,他们共同进行了IPO。-第1张

,加入华为深圳总部,先后担任CAD研究部工程师、高级工程师、硬件组经理。当时唐长茂被认为是华为互联部门第一代研究板级EMC(电磁兼容)的人员。在他的领导下,他编写了华为第一份EMC设计指导文件,其中包含了许多EMC板级设计经验。唐昌茂在华为工作期间,华为产品进入海外市场,遇到了EMC认证的技术壁垒。为此,华为派出各产品线、技术部门的技术精英成立了EMC专项工作组。唐昌茂作为CAD研究部门的唯一代表,负责基于PCB的单板电磁兼容性研究。经过一年多的努力,这个团队终于克服了EMC的困难,获得了华为金牌团队的荣誉。与此同时,唐长茂也结识了自己未来的创业伙伴,同样是华为工程师的柯汉生。

然后,IT行业迎来了一个寒冷的冬天,华为

离开华为后,他们共同进行了IPO。-第2张

也开始鼓励内部创业,唐长茂萌生了内部创业的想法,并向上级提交了内部创业申请。由于华为内部创业政策的快速调整,唐长茂的申请未获批准。于是,2002年,唐昌茂从华为辞职,与柯汉生一起开启创业之路,2003年正式成立深圳一博科技。创业离不开人才,唐长茂深知这一点的重要性。为此,他聚集了一批来自华为的技术大师。王灿忠,亿博科技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2001年2月至2002年12月担任华为工程师。郑宇峰、朱行健、李清海、吴军等人同时在华为工作。其中,李清海还与李一男在京港网络合作,从2001年到2006年,直到京港网络被华为收购。

离开华为后,他们共同进行了IPO。-第3张

收购。然而,李清海并没有跟随李一男回到华为,而是选择加入艺博科技。随着PCB领域技术的积累,亿博科技在成立初期就与英特尔建立了合作关系,并被英特尔推荐给其下游客户。亿博科技的客户群也从IT通讯圈迅速扩展到计算机、服务器、工业控制等领域。随着高速PCB需求的不断增加,为了解决后端的制造瓶颈,亿博科技在2010年投资了PCB工厂,实现了从PCB设计到PCB生产的延伸。

创业过程中,遇到挑战是不可避免的。2011年,唐昌茂和他的团队在跟进英特尔一个重要项目的外包生产时,原定晚上7点上线,但由于生产线上一批产品清尾延迟,直到深夜才上线,第二天早上6点才完成补丁。这一经历促使亿博科技在2013年决定成立SMT(表面贴装技术)工厂,专门从事研发;快递邮件。到目前为止,从PCB研发到PCB生产再到芯片加工,亿博科技的一站式硬件创新平台已经初具规模。

经过18年的创业,唐长茂和6位华为前同事终于敲响了IPO的钟声。从股权结构来看,亿博科技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唐长茂、王灿忠、柯汉生、郑玉峰、朱兴建、李清海、吴军等7名自然人股东,合计持股78.34%。由华为七位老同事组成的团队“一荣俱荣”,携手创造了另一个创业故事。

一年进账近6亿,它靠设计电路板做到上市

看似不起眼的亿博科技,靠什么支撑IPO?

或许PCB不为外界所熟知,但随着工业化进程的加快,PCB变得越来越重要。作为电子产品的重要基础

载体,PCB几乎可用于所有的电子产品上,被称作是“电子产品之母”。而 PCB 设计则是PCB产业链的核心研发环节,即根据电路原理图,设计出电路板,从而实现硬件的特定功能。

根据Prismark发布的数据,2019年和2020年,全球PCB行业产值分别约为613.11亿美元和625亿美元。而我国PCB产业的发展尤为迅猛,2010-2020 年,中国大陆PCB产值从 201.70 亿美元增长到351亿美元,占全球PCB总产值的从2010年的38.44%提升至2020 年的 56.16%,PCB全球第一大生产基地的地位进一步稳固,预计到2024年中国PCB产值将达到 417.70 亿美元。

就PCB设计领域而言,外包渗透率目前仅为10%左右,市场亦较为分散。主要参与者包括:第一,具有一定规模及较高设计能力的企业,如一博科技、兴森科技、迈威科技、金百泽等,该类企业PCB研发设计人员多为百人左右及以上;

第二,数量众多的小规模第三方PCB设计公司,部分以工作室形式存在,该类企业营收规模在几十万元至数百万元不等,人员规模由2-3人至20人不等。

作为一家以PCB设计服务为基础,同时提供PCBA(印制电路板装配)制造服务的一站式硬件创新服务商,一博科技累计服务客户已达到约5000家。标杆客户不乏中联重科、中兴、浪潮、联想、大疆、百度、阿里巴巴、腾讯、Intel、Apple等国内、国际知名企业的身影。

日益增长的客户规模,也让一博科技的营收水涨船高。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和2021年1-6月,一博科技营收分别为3.4亿元、4.05亿元、5.73亿元和3.32亿元;同期,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0.6亿元、0.7亿元、1.2亿元和0.6亿元。

研发实力在PCB产业中也至关重要。招股书披露,一博科技目前拥有超过600人的PCB设计研发工程师团队,人均行业经验6年以上,资深员工行业经验超过10年,分布在深圳、上海、北京、成都、西安、南京、杭州、武汉、长沙等多个城市。通过对比可看出,一博科技这一点在业内处于较高水平。

但一博科技面临的风险同样随时存在。在招股书中,一博科技坦言,若公司不能及时提高技术研发水平、优化生产工艺,则存在不能适应行业技术进步和工艺升级的风险;此外,由于我国PCB设计综合型人才较为缺乏,主要依靠企业在长期经营实践中自主培养,因此仍存在技术人才流失的风险。

为此,一博科技此次IPO所募集约8亿元资金,将全部用于与主营业务相关的两个项目,其中,1.2亿元用于“PCB研发设计中心建设项目”,6.8亿元用于“PCBA研制生产线建设项目”。

创投圈隐藏着一个华为军团,他们,缔造一批上市公司

聚是一团火,散作满天星。愈来愈多华为系创始人,活跃在中国的创投江湖。

最受瞩目的当属李一男。1970年出生的他,在15岁的时候考入了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曾被誉为少年天才。1992年,就读研二的李一男进入华为实习;随后一年,研究生毕业的李一男正式进入华为工作。

李一男在华为的升迁速度就算到现在,仍旧无法被超越。两天升任华为工程师,半个月升任主任工程师,半年升任中央研究部副总经理,两年被提拔成华为公司总工程师/中央研究部总裁,27岁的李一男,成功坐上了华为副总裁的位置。在外界眼里,李一男一度被视为任正非接班人。

但在最风光的时候,李一男离开了华为。2000年,他离职创办了港湾网络,后被华为收购;2015年,李一男公布了新的创业项目——小牛电动车。因李一男的身份,小牛电动车迅速受到外界热捧,各路投资人纷至沓来。没想到,李一男新创业旅途刚刚步入正轨,却因自己在金沙江创投期间的“内幕交易”,而身陷囹圄。

2017年12月,李一男出狱。第二年,小牛电动上市,李一男站在远处,看着这个曾经带有自己印记的企业敲响了纳斯达克的上市钟声。目前,李一男在梅花创投担任合伙人一职。

另一位大家熟知的华米科技创始人兼CEO黄汪,同样出身华为。1996年,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毕业的黄汪面临着就业和深造的关键抉择,最后放弃了在中科大继续读研,选择去华为工作。工作1年后,黄汪意识到这份年薪10万的工作并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于是他毅然辞职,出来创业。

1998年,黄汪从深圳回合肥创业,此后陆续创办了3家公司。直到2013年,黄汪几经波折后,创立了第4家公司 — —智能硬件创新公司华米科技。创立之初,华米科技靠着代工小米手环起家,因而被外界贴上了小米生态链公司。用了短短 4 年的时间,黄汪带着华米科技登陆纽交所,成为小米生态链首家在美上市企业。

还有不少独具特色的明星创业公司,背后的掌舵者都曾来自华为。

1982年出生的陈湘宇,毕业后任职于华为,担任核心网开发项目的核心技术管理岗位。离开华为后,他创办了创梦天地(乐逗游戏母公司),开发了包括水果忍者、神庙逃亡2、地铁跑酷、纪念碑谷、梦幻花园等多款国民级手游。成立3年6个月即登陆纳斯达克,创梦天地成为纳斯达克史上最年轻上市公司。而陈湘宇这位80后创业者,亦曾是纳斯达克最年轻的上市公司创始人。

此外,深信服创始人何朝曦、宇视科技创始人张鹏国、UCloud创始人季昕华、云之讯创始人彭玉龙、威努特技术创始人龙国东、汇川技术创始人朱兴明、鼎汉技术创始人顾庆伟等,都是从华为离职后创业有为的实力派。

一直以来,投资人都会深度跟踪投资头部公司的优质高管。自然而然,各大巨头公司出来的创业者相继形成了不同的帮系,并且天然承继了巨头公司的某种特质。与腾讯系、阿里系、百度系、美团系创业者不同,华为系创业者延续华为的“集团作战、不屈不挠、奋不顾身、争取市场先机”的狼性精神。

一位瞄准华为系创始人的投资人曾说过:“华为军团出来的创始人接受了那么多年的严格训练,有着大兵团作战的经验,长处很明显。在我们看来,这些人特别具备领导一个公司成为独角兽或伟大企业的气质。”而在硬科技创业的当下,这一群硬核创业者开始走到了舞台中央。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