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项目 > 正文

“好评返现5元”,小卡背后的利息链

简介“好评返现5元”,小卡片背后的利益链 消费者英英一度觉得外卖和快递包裹里的优惠现金卡等于现金,这羊毛既不是白的,也不...

“好评返现5元”,小卡片背后的利益链

消费者英英一度觉得外卖和快递包裹里的优惠现金卡等于现金,这羊毛既不是白的,也不是白的。几块钱买个东西,好评2元,单份外卖2元,还有一份免费午餐。一张小卡片,商家开心了,消费者也看到了“钱回来了”。

不过,这种小卡可能撑不了多久。前不久,扬州三家餐馆因将带有好评的小卡片和现金放回外卖袋被罚款1.2万元。11月3日,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也正式提醒消费者,这种经营行为是违法的。

虽然有过处罚的案例,但很多消费者发现,第一波双十一快递已经到了,这个小红卡还躺在包裹里,让你“快扫码,快评估,我有红包给你”,甚至之前没插卡的商家也开始插卡。

信誉返现就像玩地鼠游戏。有些商家挨打的同时,也有人敢带头,一张薄薄的小卡屡禁不止。这张小卡片有多重要,让商家有必要顶风作案?

其实这张小卡片不仅仅印着三块五,还像它带来的赞美一样简单。对于商家来说,它代表了自己产品在平台上的排名和曝光度,是流量成本最低的“诱饵”。是平台、商家、消费者之间的利益纠葛。

监管逐步收紧后,这张小卡片会彻底消失吗?消失后,谁在颤抖?

“回头钱”,你薅吗?

“双十一过后,我的财务状况很匆忙,靠着表扬才找回了热血。”今年双十一狂欢第一波结束后,不少网友拿出之前攒下的赞,兑现了小红卡,打算收一笔“回头钱”。

经常在买买买的用户对这张小卡片并不陌生。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通过网上购物调查发现,600份样品中有85份附有“好评返现卡”。

卡片上的字也很统一,大多是“如果对订单不满意,请不要直接给差评”,“5颗星,10个字,2张图片返2元”,返现以现金装红包为主,偶尔还会“加微信赠送神秘奖品”。

据经常参与好评返现的消费者英英介绍,外卖销量高的店、拼多多和门店经常塞这类卡,尤其是卖手机壳、袜子、食品等的。在低单价下,依赖回头客,并且需要更多的数量。每次拆开包装,她都会拿出一张小卡片,从大故事中找到核心句子:五星好评回归2元。

“外卖店会让你加微信转微信红包,大部分店都会放一个二维码让你加微信到自己的群里。品多多直接在聊天窗口发红包。”英英说,商家优惠的返现形式各不相同,从1元钱到5元钱不等。她会耐心拍照、录像、评论。“特别是拼多多那些原本价格很低的东西,比如十几块钱的南瓜,被夸回2块钱,相当于打折。”

然而,要顺利拿回现金并没有那么简单。

首先,评价过程非常繁琐,英英告诉我们,有的商家只要求五星,有的商家还需要三张漂亮的照片或视频,以及15个字以上的评论。她发现这些店的评论都很漂亮,卖手机壳的店甚至有美女用手机自拍。“这个装修(点评)真的很让人想买。”

其次,一些商家在要求表扬时非常积极。评论后,红包延迟,或者发优惠券。“我主动问了好几次,感觉想表扬的时候就有人在看,没人负责给红包。”莺莺抱怨道。

很多消费者都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有些人是在和客服私聊评论后才知道这个红包是随机发放的,评论后没有给钱。

除了像莹莹这样热衷于赞美的消费者,还有人说他们真的是被赞美“没有良心”,“因为(外卖)吃完就不退了,就给个赞吧,薅羊毛。”

在看似双赢的赞美之下,一些消费者因为受不了骚扰而被迫参与。很多消费者表示,遇到过客服疯狂发旺旺消息、发短信、喊赞的情况。

有网友在微博发布截图,签收商品后,客服分别在10月24日、10月30日、11月2日、11月5日发了4条信息。

客服的每一段都不一样。第一次是“店铺需要你支持活动”,然后是“我对一个男生说话不太好”,第三次是“别无聊,我们工作不容易”,第四次就更卑微了,“请帮帮我,就这一次,好吗?”每一条消息后,都会有一句雷打不动的话:1元全星截图,图加1元。这位网友说,就是因为客服太执着,折腾了两个星期,最后她给出了很好的评价。

有人可能会认为,如果消费者收到的东西真的很好,给个好评,卖家发个红包表示感谢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实际上,提前将卡片放入包装中诱导、督促消费者评价,很有可能会出现无灵魂的金钱驱动的虚假赞美。长此以往,不仅会误导其他消费者,还会让不放卡的商家越来越难。

小卡片背后的利益链

对于好评,商家会继续从利诱到惨卖,甚至冒着被惩罚的风险。好评对商家意味着什么?

"因为平台会参考优惠利率数据."在北京经营一家小吃店的朱力,直言不讳地向深燃解释了塞小卡片的原因。他说,商家的有利数据与曝光度直接挂钩,当商家的曝光度和排名掌握在算法手中时,就是这样

“好评返现5元”,小卡背后的利息链-第1张

没有所谓的“酒不怕巷子深”。朱力告诉深燃,新开的新店应该会获得足够的曝光度。

还是比较难的。最基本的操作是根据自己店铺所在的位置,找到3公里范围内的竞品,记录对方的产品、价格、活动、月销,其中月销要每天都观察和记录,再通过竞品分析自己的优势和特色。“最少要参考10家铺子,也就是曝光前10名,去追他们的数据。”

怎么从零开始,追上老店的数据呢?“初期可以找附近的朋友多下单,把销量和好评冲上去,再加一些顾客微信,建个群。”祝立强调,销

“好评返现5元”,小卡背后的利息链-第2张

量是关键点,“只要销量上来了,后期提高好评率就会轻松一些。”

增加好评的方法有很多,找人刷单、找朋友评论、找团队运营等等。但在实际操作中,商家发现,刷单不仅流程复杂、成本高,最后带来的还是虚假评价,找朋友评论毕竟数量有限,而找专业团队运营店铺,小商家根本负担不起。

“推流团队太贵,就是往里面扔钱。”他表示,尽管确实有效果,但放在小本经营的个体户身上,这个推广的价格会远超商户的全部收入,“不能和他们玩,除非想搞连锁。”

排除下来,好评返现卡是获得好评成本最低、性价比最高的方法,而且获得的还是真实顾客的评价。

柳龙曾在2016年-2017年经营了一家餐饮店,当时也和美团、饿了么平台合作上线了外卖。他表示,自己做外卖的那个年代,有些商家还会用刷单来伪造销量和好评,但现在很少有人会大动干戈的刷单,更多的是悄悄塞小卡片了。

他向深燃解释,刷单和好评返现虽然都能起到装点门面的作用,但是从商家的角度来说,差异还是很大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外卖商家每走一单都要和平台分佣。刷单是伪造了一个订单,不论是找朋友刷还是雇人刷,这一单都是白给平台佣金了。好评返现是实实在在卖出一单,虽然也要分佣,但商家也赚到了钱,还获得了真实评价,返一两块钱,成本也好控制。”

祝立表示,刚开店有空闲时间的话,打电话让顾客加微信,好评给红包也是可行的,而且好评率也比较高。不过这种方式在时间和金钱上要求都比较高,也没有小卡片方便。

在电商平台上,定制小卡片甚至成了一门生意。

一位外卖商家向深燃透露,好评返现卡基本都是套的模板,网上有很多,随便买就行。深燃在 观察到,返现卡、售后卡、刮刮卡等快递和外卖里常见的小卡片都有模板出售,每张1分钱左右,500张至1000张起订,定制款的贵一些,每张3分钱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商家都巧妙地将商品名定为“好评价返现”或直接写上“返现卡”,直接搜索常用词汇“好评返现”则显示没有相关商品。一位商家向深燃表示,“相关的信息别写在详情页上就行。”

一些商家还推出了“支持新规款”,客服解释说,就是卡片上不会出现返现之类的敏感词汇。据深燃观察,这些“支持新规款”的卡片的共同点是印有“评价时请勿提及红包、返现等字眼”“不要拍到此卡片”等话术。

生意做多了,定制卡片的商家都懂其中的“学问”。一名售卖好评返现卡的 商家告诉深燃,大多数顾客都是购买1000张起,2-3个月回购一次。“一般返2-3元居多,5元的都是高客单价或者急于晒图好评才会选择的,100元返5元就差不多。”

商家需要冲数据,用户希望薅羊毛。好评返现卡作为一种“契约”,让利益诱导下的虚假繁荣愈演愈烈。但繁荣之下,商家可能存在的质量问题得不到监督与解

“好评返现5元”,小卡背后的利息链-第3张

决,更多消费者也会因为被误导而踩坑,整个电商、外卖生态都可能进入恶性循环。

好评返现,会消亡吗?

早在扬州3家餐饮店被罚款的消息传出之前,祝立就已经停止塞返现卡了。他透露,已经有商户被“职业打假人”盯上,这是他不再塞卡片的原因之一。

祝立的店铺位于一家美食城内,“我旁边的店铺已经被(职业打假人)搞黄了。”他向深燃解释,职业打假人就是一帮专门靠查好评返现卡赚钱的人,流程是先定外卖,拿到卡片证据,然后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向食药监局、工商等部门投诉,再给店家打电话索要2万-20万不等的封口费,给了钱就撤销投诉。“一般是盯着销量高的大店打,新开的店相对安全些。”祝立说。

以后,来自电商和外卖平台的好评返现小卡片也许会越来越少,因为监管正在发力。

北京至普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圣律师解释,目前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好评返现的情形,主要在于市场自我规范,但是根据 平台发布的《滥发其他信息的规则与实施细则》可以看出,好评返现在 上是属于违规的,饿了么、拼多多等平台也有类似的规定。

一位外卖商家在卡片上写,按评价的质量分别返1元、2元、3元三种档位的红包。对方告诉深燃,因为额度不大,算是小福利,所以“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被判刷单)的,被判刷单的一般都是比如实际支付20元,给好评返20元的,那种属于恶性竞争。”

但从监管的规定上来看,并非这名商家想得如此简单。李圣解释道,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禁止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规定(公开征求意见稿)》,其中做出了“经营者不得以返现、红包、卡券等方式诱导用户作出指定评价、点赞、转发、定向投票等互动行为”的规定。

也就是说,以返现、红包等引流产生虚假的口碑评价数据,本身就是不正当竞争行为,甚至是一种商业作弊行为。如果返现金额更大,进行低于成本的销售来占领市场,则更不合规了。

对于消费者来说,好评返现也是一个“危险”的行为。李圣解释,如果消费者以好评返现作为经营业务,故意帮助经营者做出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好评,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所谓的“消费者”也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但如果是正常消费、如实好评的消费者,并无法律禁止。

一张小卡片,牵动了平台、商家、消费者三个角色的利益,好评返现的出现也是三方“合谋”下的结果。

先是电商和外卖平台搭建了一个评价体系和推荐机制,初衷是为了让消费者及时反馈问题,同时为后来者做决策提供参考。但是,商家为了被选择,为了往前站,只能挖空心思破解流量密码,权衡利弊之后,发现塞小卡片是性价比最高的操作,于是铤而走险。一位开了10年 店的老板告诉深燃, 的流量分发细则从来没有曝光过,所以他们也是走一步看一步。

最后一环是消费者,秉持着“不要白不要”的心理,或真心或假意地评价,帮着商家在平台上增加曝光的同时,又让新的一波商家焦虑起来,也开始塞小卡片。好评返现的怪圈,就这样形成。

对于商家来说,正因为通过好评返现卡获得的评价很重要,这种卡片才会屡禁不止。而且,监管收紧后,深燃发现,目前, 、一些电商平台上仍有卡片模板出售。盈盈最近收到的快递里,也仍然有小卡片。

如果不用好评返现,商家还有办法保证好评率吗?祝立说:“实在不行就做霸王餐。”他准备把自己好久没用的微信群利用起来,以低价或者免费的形式邀请顾客来店体验,增加一些销量和好评。

提及新店如何在平台打出声量,祝立说,回归根本,还是要靠口味。他回忆,接连有两家商铺被职业打假人盯上之后,管理人员在美食城的商家群里提醒大家:“我们只有不断学习做好自己,不给对方可乘之机,才能避免和减少自己的损失,保护好正常消费者和我们自己的权益。”

如果霸王餐没法实行,祝立坦言,好评率就“随缘吧”。无论好评返现小卡片何时才能彻底消亡,对于商家和平台来说,做生意也该回到正常、公平的轨道上了。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