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项目 > 正文

甚至在投资了三家元宇宙公司后,字节开始与对手角力。

简介连投三家元宇宙公司,字节开始跟对手们掰手腕了 字节跳动似乎还没有准备好停止元宇宙的布局。 近日,中渠(北京 科技...

连投三家元宇宙公司,字节开始跟对手们掰手腕了

字节跳动似乎还没有准备好停止元宇宙的布局。

近日,中渠(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新增多名股东,其中字节跳动关联公司北京量子悦动科技有限公司持股6.6667%。同时,公司注册资本由约162.62万元增加至195.14万元,增幅为20%。

中趣科技是一家VR数字孪生云服务提供商,做3D实景重建,加上之前的字节进入码干坤和收购Pico,这是短短半年投资的第三家元宇宙相关企业。醉酒的意义在哪里?

众趣科技是谁

所谓VR数字双胞胎,类似于3D直播克隆这个词。

中渠科技创始人高翔在天津大学攻读博士期间,研究的是三维光学检测,属于三维形态学研究领域,主要是利用先进技术还原真实的三维世界。这为他后来的创业打下了基础。

毕业后,高翔开始工作15年。曾在华为、汤姆森等企业负责产品研发、IT和网络产品,开发了多种市场占有率较高的IT和网络产品。2014年,他看到了机会,开始创业。

为什么创业这么久?

当时3D光学检测技术多用于工业领域,成本相对较高。比如上世纪90年代,珠三角、长三角的很多公司都是先买别人的产品,然后用激光模拟3D数据,再反向制作模具生产产品,从而制造出“山寨品”。

机会来自深度视觉技术鼻祖Kinect的诞生。2010年,高翔还在华为工作的时候,看到微软推出Kinect。Kinect是一款3D体感相机,它的深度相机和深度传感器可以帮助实现空间的三维感知,然后谷歌和苹果都开始开发这项技术。最重要的是,3D真人克隆的成本降低,空间3D数字化可以正式进入民用领域。

2014年创业,国外标杆公司是美国的Matterpor。

甚至在投资了三家元宇宙公司后,字节开始与对手角力。-第1张

t,也就是大场景的3D重建,是这个领域的先驱。Matterport自2012年成立以来,已获得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背后有很多海外知名机构,高通也三次注资。中曲科技的应用场景在哪里?比如你想用VR看房,得到一个数字3D模型,之前的方法是——派人到现场勘察,得到尺寸信息,带回给设计师,设计师在专业绘图软件上手动设计绘制。这样,一个100平方米的房子,真正的细节将需要四天。但是有了好玩的3D摄像头和整个算法处理系统,信息采集大约需要1个小时,后期处理大约需要3个小时,大大提高了效率。

这也是为什么科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在2018年上线后,其VR观影功能导致房屋租赁、销售等行业3D实景重建需求井喷的原因。VR全景观看也是这项技术最常见的用途。

之后,中曲与阿里的live Go合作,用3D再现“家”的场景,即展现房间内家电、家具的整体搭配效果。也是阿里巴巴创世神项目唯一的技术提供商,帮助一些场景化的电商公司进行拍卖、展示和溯源。

另一方面,酒旅也是公众感兴趣的重要客户。比如与途牛合作,消费者可以看到酒店的3D显示,更方便高效地做出决策。

中趣科技还针对个性化需求加强个性化定制。比如在一个工厂里,客户想用三维数据制作整个工厂。原因是工厂经常购买大型设备,但运到工厂后,空间太窄无法通过,传统的数据测量比较复杂。有了三维建模数据,工厂可以先做虚拟测试。

2020年,中趣科技与字节跳动“幸福里”达成合作,提供VR全景观看服务。

目前,中渠科技已完成5轮融资,2016年完成的天使轮投资方为德联资本和青林华城,2017 P。

(9501.163.co

重新A轮的投资方是英诺天使基金和德联资本,其次是华盈资本、广联达、奥比中光和华本机构。在元宇宙上,中趣科技提供了最基础的空间数据。简单来说,就是用一台普通的第三方全景相机在云中拍摄并构建一个3D空间模型。创始人高翔说:“就是要建立元宇宙基础设施,从数字双胞胎到一个房间、一栋建筑到整个宇宙。”

“要想追求高沉浸感和丰富的内容类型,就必然需要一位真实性极高的大师。对我们来说,地球无疑是唯一的选择。数字和元宇宙的目标都是在现实世界的基础上创造一个超真实的数字空间,并向用户开放数字空间”。这就是数字双胞胎和元宇宙之间关系的定义。

字节在打什么算盘

今年8月底,字节跳动以近9倍、15亿美元(约97亿元人民币)的溢价收购了VR软硬件厂商Pico。

四个月前,我投资了一亿人民币,投资了一个元宇宙概念的游戏公司代码——干坤。Code Gan Kun是一家手机游戏开发商,开发了第一款基于全物理引擎的游戏和动画。

hzcya.com/zb_users/upload/2021/06/202106031622701922186481.jpg">

开发和交互平台《重启世界》,被称为“中国版Roblox”,Roblox就是那个在资本市场上因为元宇宙名声大噪的公司。

字节高调买下Pico这次,还助推了元宇宙的火热,毕竟VR被认为是通往元宇宙的桥梁、核心驱动力。

Pico创始人周宏伟2015年创立了这家VR软硬件研发制造商,在此之前,他是歌尔声学的副总裁。歌尔声学是谁?2014年,扎克伯格20亿美元买下制造VR一体机的Oculus,表明对虚拟现实技术实打实地青睐。而歌尔声学是它的独家代工厂。

可以说,周宏伟属于国内最早接触VR一体机的一批人。2015年下场,年底就发布了首款Pico独立产品Pico1,这也源于他从2012年就开始建立VR技术研发团队,研发硬件。

这样看来,Pico成为国内VR头部公司、出货量占市场超50%的份额就不稀奇了。但Pico与周宏伟也亲身经历VR的起起落落,从被疯狂追逐到无情抛弃,再到如今的风潮骤起。

2014年到2016年,VR是国内最火爆的投资概念,源于5G问世带来的曙光。当沉浸式虚拟体验、渲染处理、网络传输、内容制作等等形象被摆在投资人面前时,“光明前景”的图画也就在他们脑海中勾勒出来。钱是进去了,慢慢地,投资人发现之前的美好好像没办法实现。基础设施水平达不到不用说,硬件质量、内容制作、网络条件都不太行。接下来,VR领域寒冬来临。

此次字节高调收购Pico也是VR产业在国内的备受瞩目期,字节敢这么大额、密集地下注VR,也是因为Oculus、HTC、华为等大厂正在争相开发新一代硬件产品,5G网络部署也在逐步扎实展开,显而易见,VR要进入实质生产阶段了。

所以,字节要打什么算盘?

回顾一下字节的大环境,推荐算法的内容分发帮它迈向成功,但2016年到2020年,其主要增长还是由此带来的惯性,其他领域投入不能说非常顺利——教育业务现在受政策影响,游戏业务虽大力投入,成效并不明显,To B工具业务处于发展期。

国际市场,字节做出TikTok这一拥有全球用户的产品,也象征着字节与Facebook短兵相接后的阶段性胜利,全球化就在眼前。

不断入局VR产业,直奔元宇宙概念,字节首先看到的还是游戏。显然,目前VR在C端发展最好的还是游戏。2020年,字节成立了4地8大游戏工作室,还像下饺子一样推出一系列女性向手游“灵猫传”、“花亦山心之月”等,随后又尝试通过IP改编,进军IP游戏发行。

收购沐瞳科技、有爱互娱等游戏公司后,字节开始VR相关业务的尝试。其实在市场上,已经有诸如《刺客信条》、《星球大战》、《祖籍精英》等IP加速布局VR。而Facebook也买下多个知名VR游戏厂商,老对手腾讯也在字节收购Pico3天后曝出投资国内优秀VR游戏厂商威魔纪元。

看来,这是一个必然起势之地。

再者是硬件,就像众趣科技的3D全景相机、Pico的VR一体机,VR会成为下一代的计算机平台,某种程度上大家有一定的共识。VR硬件未来可以变身为办公用具、教育工具、健身产品,多种可能性汇聚在此,像苹果手机与手表一样,衍生出各种硬件市场。

当然还有社交场景,将VR用于社交也是正常之事,毕竟抖音、TikTok是年轻新一代的社交平台,技术创新的同时社交当然也要创新。想象在一个可以连接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地方,你和好友聊天、看球赛、听音乐会、玩游戏,还可以交流VR内容.......

VR够不够大,或许字节的醉翁之意不在酒,Facebook这个强劲对手早早涉足元宇宙,它也不能落后,腾讯先后投资元宇宙公司,马化腾“全真互联网”言犹在耳,头腾大战的仗还要打下去。想全球化,就要在广阔的全球市场与各家强者掰手腕。

风起之时,元宇宙的唱盛与唱衰都不能代表未来,毕竟现在不加入,可能未来那个会发生结构性变化的竞争中,“我已没有一席之地”。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