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项目 > 正文

沈凌的学生——科技创新委员会,开启了这场会议,经历了一场生死攸关的危机。

简介格灵深瞳科创板首发过会,曾历经生死危机 11月9日报道(文/盛佳莹) 11月9日,青深瞳的首发申请获上交所上市委员会...

格灵深瞳科创板首发过会,曾历经生死危机

11月9日报道(文/盛佳莹)

11月9日,青深瞳的首发申请获上交所上市委员会通过,将在上交所科技创新板上市。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4624.52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5.00%。

招股书显示,歌苓Deepak计划募集资金10亿元,募集资金将用于人工智能算法平台升级、人工智能创新应用研发、营销服务体系升级建设、营运资金补充。

自2013年诞生以来,歌苓Deepak已经从一家备受关注生死危机的明星AI公司走了出来。现在它正在向资本市场冲刺。戈玲迪帕克能写出反击的神话吗?

“明星”创企,“出道”即巅峰

2010年,毕业于美国布朗大学计算机工程系的赵勇加入谷歌研究院,担任高级研究员。在此期间,赵勇担任安卓操作系统中图像处理架构的设计师,也是谷歌眼镜最早的核心研发成员。他还负责探索谷歌未来用于高性能图像分析和处理的云计算架构设计。

在谷歌的工作经历对赵勇后来的创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当时,赵勇团队解决了谷歌中“场景识别”的技术难题,即用户戴上谷歌眼镜后,看到的图像会与系统中的谷歌街景进行比对,进而快速定位位置和周边信息。“在500毫秒内,用户的位置可以精确到‘米’级。”

这在当时是一项突破性的技术。当时,计算机视觉技术只停留在知识上。

沈凌的学生——科技创新委员会,开启了这场会议,经历了一场生死攸关的危机。-第1张

赵勇团队突破的“场景识别”技术取代了二维图像,允许图像以三维数据的形式呈现,从而将信息的维度从静态的“人脸识别”扩展到动态的具体行为。取得阶段性成功的赵勇看到了人工智能的爆发趋势,萌生了自主创业的想法,但赵勇也犹豫了:“谷歌一切都很顺利。在这种情况下,自我能力会受到质疑,无法确定结果是自我能力的体现还是公司的声誉。”

2012年,在硅谷演讲的许小平遇到了赵勇,他也嗅到了巨大的商机。当时,赵勇计划在冬天回到中国南方的一个城市创业。渴望爱情的许小平迫不及待,为赵勇预定了一周内回国的机票和酒店。

为了满足赵勇对深耕技术的需求,许小平答应帮他找一个CEO。

2013年,赵勇回到中国。葛通的雏形随即形成:将场景识别应用于零售行业,通过消费者行为分析建立用户画像,帮助零售商优化公司战略。

许小平当时也为赵勇找到了一个理想的CEO。出生于名校的何伯飞口才极佳,有零售行业背景,曾在宝洁公司担任高管;豪赌、华联和两家美国上市公司,也在尝试自己创业。赵勇非常高兴地欢迎这一伙伴。“这完全符合我为首席执行官设定的职能。”

同年,歌苓深瞳正式成立,何伯飞出任CEO,赵勇担任创始人兼CTO。在AI四小龙之前的商汤和从云,成为中国最早的人工智能公司之一。

成立之初,歌苓深瞳获得真格基金、策源创投数百万天使轮投资,一年后又获得红杉中国数千万美元融资。

一时间,格林的深瞳风光无限,尤其是来自许小平和沈南鹏的厚望,认为这家公司未来价值3000亿美元。

当时看来,歌苓深瞳拥有领先的计算机视觉技术,其团队成员全部来自名校,在顶级投资机构的加持下,有望成为许小平口中的大公司。歌苓深瞳甚至说:“看看周围,我看不到对手”。

但创业的光环泡沫很快破灭。

生死危机

正如格林定位了技术局域网

结果,歌苓深瞳瞄准的客户群体陷入了生存困境,几乎切断了技术创新的市场预算。当赵勇回忆当时的场景时,他说,“在零售行业工作了10个月,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市场对实体零售极度悲观。”

与此同时,BAT等科技巨头纷纷离开零售行业,这些巨头与消费者的沟通渠道畅通,自然占据了消费市场。

葛申通想改变行业方向,但有零售背景的团队在转型过程中遭遇“水土不服”。

当时人工智能市场还处于起步阶段,落地场景有限。应用规模最大的行业是安全和金融。

凌申通要想抢这两块蛋糕,必须拿出一套完整的行业解决方案。

作为一家初创公司,歌苓Deepak虽然拥有一支能抗打的技术团队,但在产品和行业的销售能力并不强。更何况戈玲迪帕克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它的局限性。

直到2016年,歌苓Deepak的对外销售频频碰壁,内部资金面临断裂的危险,“账户里的钱只够支撑几个。

沈凌的学生——科技创新委员会,开启了这场会议,经历了一场生死攸关的危机。-第2张

”,赵意识到自己再也躲不开了。

在代码世界里,公司已经开始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

为此,他必须调转业务方向。赵勇选择押注安防,并且更换公司管理高层。

2017年1月,原CEO何搏飞离职,赵勇接任CEO。原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资深科学家邓亚峰接任CTO,安防行业资深人士、原伟昊科技电子副总裁黄辉栋担任总

沈凌的学生——科技创新委员会,开启了这场会议,经历了一场生死攸关的危机。-第3张

裁并负责销售。

新的管理层加入后,不少员工无法适应新的节奏,格灵深瞳进入了一段离职潮,人才的吸引力也随之下降,曾经名校学霸云集,但那段时间“HR 部门收到的简历里,能有个本科都算不错了,很多都是专科。”

原本高调的格灵深瞳也在这次高层换血后,离开了聚光灯,走进了沉寂。

多年后,赵勇复盘格灵深瞳前三年的失败,除了管理职责不明确、主营业务与人才结构错位外,技术选型上也出现了失误。

当时,格灵深瞳深以为傲的三维视觉过于超前,长期合作的深度摄像头厂商PrimeSense被苹果收购后,格灵深瞳在此后三年内都找不到合适的供应商,导致其三维数据的识别率在长时间内达不到理想标准。

而商汤、旷视等主流AI公司大多以“深度学习 人脸识别”为核心。

直到新的CTO上任,格灵深瞳才逐渐从“三维视觉感知”,朝主流的“深度学习 人脸识别”转移。

痛苦转型中的格灵深瞳错过了人工智能的狂热时期,当依图、商汤等公司成了万众瞩目的计算机视觉独角兽时,格灵深瞳被指掉队,甚至一度被怀疑倒闭。

赵勇将公司的PR业务暂停了两年,融资也不再对外公布,赵勇静静地在蛰伏,将自己置身到战略和产品上。

IPO过会,4年亏损逾6亿

当一家明星公司星光黯淡时,人们期待听到涅磐重生的故事。赵勇也确实将这个故事继续了下去。

沉寂了四年之后,赵勇带领格灵深瞳冲刺IPO。

2021 年 6 月格灵深瞳提交科创板 IPO 申报稿,11月9日,格灵深瞳首发申请获上交所上市委员会通过,将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

上会稿显示,格灵深瞳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于城市管理、智慧金融、商业零售三大领域,为客户提供以计算机视觉技术和大数据分析技术为核心能力的人工智能产品及解决方案。

报告期内,即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格灵深瞳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5196.35万元、7121.07万元、2.43亿元、7218.80万元,年复合增长率达 116.17%。

虽然增速快,但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与净利润增速却与之严重不匹配,报告期内,格灵深瞳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11亿元,-1.11亿元、3508.82万元、-4404.14万元。

净利润更是连续亏损,分别为-7456.55万元、-4.18亿元、-7820.16万元、-5703.79万元。截至报告期末,格灵深瞳累计未弥补亏损为1亿元。格灵深瞳表示,上市后未盈利状态可能持续存在且累计未弥补亏损可能继续扩大。

显然,格灵深瞳已掉出AI第一梯队, “起死回生”后的格灵深瞳登陆资本市场后,还能逆袭吗?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