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项目 > 正文

理想落在后面。

简介理想掉队 10月10日报道(文/王非) 造车新势力的竞争正式进入“万人时代”。 最初,LI被认为是造车界最有前途...

理想掉队

10月10日报道(文/王非)

造车新势力的竞争正式进入“万人时代”。

最初,LI被认为是造车界最有前途的新生力量。今天,这一荣誉也由Xpeng汽车公司获得。

10月1日,Xpeng汽车宣布9月总交付量达到10412辆。Xpeng Motors还宣布,该公司已成为新造车力量中第一家月交付额超过1万元的公司。

蔚来汽车宣布9月交付量突破万辆,以10628辆的成绩夺回月度交付冠军。

因此,在造车新势力的交付竞争中,连续两个月获得交付冠军的LI,因芯片短缺输给了哪吒汽车,仅排名第四,沦为第二梯队。

相关数据显示,9月LI的交付量骤降至7094辆,而哪吒的交付量为7699辆。这也是哪吒汽车再次打破“韦小立”的竞争格局,成为第一梯队。

月交付量未能突破万元,甚至哪吒汽车挤掉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确实说明LI掉队了。

交付冠军易主,理想汽车归因于芯片短缺

在此之前,LI仅凭借来自Li ONE的ONE车型,连续几个月在造车新势力交付量方面排名第一。

然而,隐患早已埋下。

去年底以来,芯片短缺、车企停产的风波一轮又一轮上演。很多世界汽车巨头,包括奥迪、大众、丰田、福特、宝马等。因缺芯被迫停产、减产并调整年销售能力目标。国内,Xpeng汽车、LI、蔚来汽车等新势力也纷纷减产停工。

此前,LI宣布,由于马来西亚疫情,公司毫米波雷达供应商专用芯片生产受到严重阻碍,芯片供应恢复速度低于预期,因此2021年第三季度车辆交付量由此前的2.5万辆降至2.6万辆左右。

LI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男对9月份交付量大幅下降的原因进行了回应:“由于芯片供应持续短缺,9月份LI的交付量有所下降。我们正在采取更多措施确保备件供应,希望尽可能缩短用户取车的等待时间。”

对于不想等待的准车主,LI也推出了“先送车,后补件”的新方案。

10月7日,LI发布“Li ONE交付方案的沟通”,称将与用户沟通,交付“3雷达版车型”。

具体交付计划如下:原定10-11月交付的用户,可选择交付一前两后角三雷达版毫米波雷达,计划12月至春节期间后完成毫米波雷达。在此期间,三个雷达型号的自动并行和前方车辆交叉预警不可用,其他ADAS功能可以正常使用。此外,选择交付三款雷达版本的车主可享受终身质保和1万积分,原计划12月交付的车主不受影响。

自然,这一计划引起了LI潜在车主的热烈讨论,也有一些支持者和一些不满者。很多准车主表示“交付前没有提前沟通,现在这样交付就相当于减少了配给”。

这一方案的推出是无奈之举,但也暴露了LI中的“芯片短缺”问题。

据第一财经报道,LI最近从黑市购买了数千个电子泊车(EPB)芯片。EPB芯片正常价格在6元/片左右,在LI的购买价格已经达到5000元/片左右,比正常价格高出800倍。

李彦宏否认了这一消息,但这也再次反映了公司“缺芯”的紧迫性。

当然,也有好消息。该协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从10月份开始,芯片供应的可能性很大。

理想落在后面。-第1张

将有明显改善,四季度国内外汽车市场依然乐观。中国汽车交易商协会表示,目前汽车芯片缺口的高峰期已经过去,未来芯片的供应会慢慢增加,但ch需要3到5个月的时间

成本相对较低,可以享受政策补贴,延长电池寿命。扩展的程序路线确实是LI早期开发的一个优势。然而,作为一条过渡性的中间路线,这条路线也受到了质疑。

面对质疑,2020年8月,Li创始人李想甚至爆粗口:“TMD!每天都有一群臭烘烘的技术专家冲向我们。什么增程式电动是落后技术?

理想落在后面。-第2张

他们TMD想出了什么样的技术?尽管存在技术问题,但随着电池技术的不断提高和规模化生产带来的成本降低,其成本优势不再明显。其次,它也面临着政策的剧烈变化。

今年2月,上海出台了相关政策。自2023年1月1日起,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含增程式)不再发放专用牌照;去年,北京还出台相关政策法规,增程式电动汽车将不再享受新能源汽车补贴。估计其他省市也会跟进,陆续出台相关政策。

因此,在港股招股书中,LI宣布将加速推出新车型,发展纯电动技术。其IPO募集的资金中,20%将用于研发高压。

纯电动汽车技术、平台和未来车型,10%用于增程式的研发。

也就是说,理想汽车不得不将其余造车新势力已经摸索几年的道路,从头走起。

以自动驾驶为例,去年10月与今年1月份,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相继推出智能导航辅助驾驶功能。而直到今年5月发布的2021款理想ONE上,理想汽车才开始宣传自家的NOA自动导航辅助驾驶。

近日,在知乎汽车拆车实验室栏目的一档测试中,理想汽车的自动紧急制动功能(AEB)的表现不尽如人意。2021款理想ONE的AEB功能对测试假人视而不见,无法在行人面前有效刹停。

对此,理想汽车回应称,全栈自研的NOA预计在10月底内测(此前官宣9月底推送),目前该车还无法识别桩桶。

而这也让理想汽车陷入了“一步慢、步步慢”的泥沼。李想也在5月份2021款理想ONE发布会上对媒体表示,在自动驾驶上理想相对特斯拉和小鹏属于补课,第一阶段是先追赶两者,其还透露理想自动驾驶团队计划在年底从300人扩充到600人。

在研发投入上也有着更为直观体现,2018年到2021年一季度,理想研发费用合计不到36亿元,不及蔚来2018年一年的研发费用。今年上半年,蔚来、小鹏、理想研发费用分别为15.71亿元、13.99亿元和11.68亿元,理想依然落后。

理想汽车CTO王凯曾透露,2021年理想的整体研发费用预计30亿元起步,未来3年将逐步达到每年60亿元。

理想汽车想要实现超越,加大研发势在必行,而这必然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无疑会影响盈利。

问题不断:自燃、断轴、车主维权、水银事件

在芯片短缺的外因、技术争议的影响之外,理想汽车还需格外注意车辆自身

理想落在后面。-第3张

的生产质量。

在2019年上海车展上,理想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想曾放言,理想ONE将安全和质量放在第一位,是一辆比燃油车更完善、“比特斯拉更安全”的智能电动车。

然而,打脸也随即而来。

2019年12月,理想汽车开始正式交付。而就在当月,有车主反映,刚刚提车的理想ONE亮起了“排放控制系统故障”的故障码。另一位车主提车驶出杭州交付中心并上了高速,在解除了自适应巡航的情况下,脚踩电门却无法加速。

2020年5月8日,在湖南长沙街头,一辆理想ONE引擎舱突发自燃起火。

如果说这些零星事件都是偶发性的,那么“断轴门”则相对来说设计范围更广,影响也更大。

截至2020年10月31日,理想ONE累计发生前悬架碰撞事故一共97起,其中有10起发生了前悬架下摆臂球头从球销脱出的情况。脱出率高于10%。

而后,理想汽车也由最初的“硬件升级”变为“主动召回”。

作为当时理想汽车唯一在售车型,理想汽车招股书披露,2019年四季度至2020年上半年的三个季度里,理想汽车交付车辆分别为973辆、2896辆以及6604辆,共计10473辆。

也就是说,理想ONE此前交付的产品几乎全部召回。

断轴门后,理想汽车又在2021年接连遭遇“韭菜门”、“水银门”两大车主维权事件。

今年5月25日,理想汽车正式发布2021款理想ONE。令李想始料未及的是,新车发布直接引发了3、4、5月份刚刚提车的老车主的不满。网上更是出现大量老款理想ONE车主维权的视频及图片。网传视频显示,多位车主驾驶车辆上路,并在车身拉起各种维权横幅。

“水银门”则发生在今年7月。在这一事件中,理想汽车与车主各执一词,仍有争议。

芯片短缺的外因终会过去,技术的争议也会研发的持续投入消弭无形。长远来看,理想汽车亟需补课的仍是车辆生产的细节监控以及企业自身应对问题的正面反馈。

如今,造车新势力竞争刚刚进入“万时代”,站在智能电动车的新拐点上,理想汽车不妨在客户运维、售后维修和补能网络建设上多花些功夫,稳步前进。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